2016年美国从中国进口总值4626亿美元,这次与东华大学纺织学院的深入合作

7月17日,三阳纺织有限公司与东华大学合作“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揭牌仪式在公司办公楼三楼会议室隆重举行。中共利津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许明德,中共利津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人社局局长毕宜升,利津县科技局局长陈建光、副局长陈树海,三阳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尧宗,东华大学纺织学院副院长徐广标、副院长郭建生等校企双方领导出席仪式,利津县经济开发区副书记李广谱主持仪式。揭牌仪式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许明德,三阳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尧宗,东华大学纺织学院副院长徐广标分别作了致辞。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许明德在致辞中表示,纺织学院是东华大学纺织科学与工程学科的主体所在,高端人才济济,科研实力雄厚,一直是东华大学的优势学科,也是东华大学入选全国高校“双一流”建设的唯一学科,承担1200名本科生、800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60名留学生的培养任务,在纤维材料、纺纱织造、纺织品设计、纺织贸易等领域已形成完备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县上下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市重大决策部署,着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施传统产业改造提升,重点引导以三阳、雅美为代表的纺织企业,以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三品”战略为重点,加大研发和技术改造投入,加快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信息技术在各环节的应用,走差异化、高端化、绿色化转型发展之路。这次与东华大学纺织学院的深入合作,为利津纺织产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希望三阳公司一定要重视和珍惜这次合作机会,认真履行约定,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为实践基地建设提供必要的条件和服务。县科技局、县人社局要积极加强与东华大学的沟通联系,不断深化合作领域,扩展发展空间,实现互利共赢。三阳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尧宗表示,人才是企业尽快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保持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随着公司市场份额的逐步扩大,业务的不断发展,建立一只高素质、高水平的人才团队显得尤为中要。我们深知,学校是人力资源的中心,而东华大学作为教育部直属、国家“211工程”国家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其纺织学院是我国首批获得博士、硕士、学士三级学位授予权的学院,所属一级学科“纺织科学与工程”是国家重点学科和上海市高校一流学科,其学术权威性,正是我谋求校企合作实现合作共赢的初心。本次“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合作是东华大学践行“崇德博学、励志尚实”校训的典型实践,是东华大学和三阳纺织有限公司的一次双赢开端,是加强高校和企业之间联系、实现高校服务社会功能的重要途径。我们要以此为契机,依靠东华大学的教育优势,构筑校企联营的合作平台,努力为企业培养更多的实用型人才,促进企业更快更好的发展。希望能以这次实践基地基地的建立为切入点,双方进一步扩大合作,积极探索产学研结合的新路子,积极探讨人才培养的新方法,并深入开展一些市场前景广阔、产品附加值高的新技术新项目的开发和应用,并逐步实现产业化发展,通过融合优秀人才和创新技术,形成强大的纺织产业科技创新攻关和优质服务的力量。东华大学纺织学院副院长徐广标表示,三阳纺织有限公司是中国棉纺织行业二十强企业,其始终坚持“内强外化、转调并重、瞄准高端、领先发展”的发展理念,始终坚持“精梳细纺、服务高端、引领潮流”产业发展路径,本着“自强不息、不断超越”的企业精神,经过十五年的快速发展,在行业内积累了很高的声誉。在与张尧宗董事长的交流中,我们深深的感觉到张总对提高员工劳动技能素质的重视,和对高素质专业人才的渴望。东华大学与三阳公司有着10多年的业务合作,我们秉承“崇德博学、砺志尚实”的校训和“严谨、勤奋、求实、创新”的优良校风,弘扬“积极向上、爱校荣校、崇尚学术、追求卓越、敬业奉献”的东华精神,坚持立德树人,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于教学全过程,培养基础宽厚、实践能力强、具有创新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的高素质人才。此次与三阳纺织有限公司合作建立“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是双方深化校企合作的共同探索,充分发挥企业、学校各自优势,准确把握企业用人需求,为学生营造真实的工作氛围,使其在真实的工作场景中以真实的身份、承担真实的社会服务工作,以强化其职业道德、职业能力的形成。同时,企业作为“人才实践基地及未来发展方向”,通过校企合作,校企双方可共同参与、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相互协作,为社会、为企业的竞争与发展培养专业型、技能型、应用型、复合型人才。在热烈的掌声中,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许明德、东华大学纺织学院副院长徐广标、三阳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尧宗、东华大学纺织学院副院长郭建生共同为“研究生社会实践基地”和“本科生社会实践基地”揭牌。随后,徐广标副院长一行参观了集团企业发展规划和文化展示厅、维远化工聚碳酸酯项目中控室,对利华益集团雄厚健康的企业实力表示由衷的钦佩。表示,在双方今后的合作中,将以此次揭牌仪式为契机,进一步加强合作,大力推进合作办学、合作育人、合作就业、合作发展的校企合作新机制,为校企双方携手共赢而共同努力。

7月13日,海关发布统计数据显示,1~6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1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9%。其中,出口7.51万亿元,增长4.9%;进口6.61万亿元,增长11.5%;贸易顺差9013.2亿元,收窄26.7%。  其中,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1.41万亿元,下降4.1%,占出口总值的18.7%。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3735.9亿元,同比增长2.6%,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4435.3亿元,同比下降8.8%。  6月当月,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679.1亿元,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940.8亿元。  1~6月,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8.33万亿元,增长12.2%,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59%,比去年同期提升2.3个百分点。  1~6月,我国对欧盟、美国和东盟进出口分别增长5.3%、5.2%和11%,三者合计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41%。同期,我国对中东欧16国进出口增长14.7%,高出全国整体增速6.8个百分点。  民营企业进出口比重继续提升,内生动力不断增强。1~6月,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5.52万亿元,增长11.2%,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39.1%,比去年同期提升1.2个百分点。其中,出口3.57万亿元,增长7.6%,占出口总值的47.5%,继续保持出口份额居首的地位;进口1.95万亿元,增长18.4%。  中西部、东北进出口增速高于全国整体,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1~6月,西部12省市外贸增速为17.8%,超过全国增速9.9个百分点;中部6省市外贸增速为13.2%,超过全国增速5.3个百分点;东北三省外贸增速为8.8%,超过全国增速0.9个百分点;东部10省市外贸增速为6.7%。

当地时间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新一轮征税清单,表示要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额外加征10%关税。中美贸易战加速升级恐怕将不可避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当天在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网发布了计划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声明,又把特朗普政府之前说过的车辘轳话再次浓墨重彩地强调了一遍,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方面:  第一,强调美国对中国发动并升级关税战的背景很“无辜”——因为中国“不公平”的做法、美国在双边贸易中做了许多亏本买卖,所以特朗普总统2017年8月14日要求启动了对中国的“301调查”,就是希望中国能尽快“迷途知返”。  第二,强调中国不听劝,未按其要求“限期整改”——声明称,过去一年,特朗普政府“耐心”敦促中国停止原有做法、开放市场、参与真正的市场竞争,并给出了“清晰和详细”的具体改变要求,但中国“并未改变令美国经济未来处于风险的行为”,反而开始报复美国产品,这样做“缺乏任何国际法理基础或理由”。  所以他们觉得,原有的力度不够了,要再加码,“这是美国在301条款授权下对消除中国‘有害’产业政策做出的合适回应”。(就奇怪怎么这个301条款哪儿哪儿都好使?)  第三,本轮措施旨在开启加征关税的程序和公布清单,正式征税至少要到8月底走完程序之后——根据公告,相关利益方可在8月17日前对征税清单提交书面评论意见,美国301条款委员会将于8月20日至23日将召开公开听证会,听证会结束后,相关利益方可在8月30日前提交抗辩意见。  怎么办?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11日发表谈话指出:“美方以加速升级的方式公布征税清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对于美方这种伤害中国、伤害全世界、也伤害自身的行为,中方在“感到震惊”的同时,“将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并立即就美方的单边主义行为向世界贸易组织追加起诉。一以贯之的,仍然是坚决应对的决心和理性冷静的作风。  短短数百字,传递出的意思却丰富深远:  1.定性美方的做法是在加速升级贸易战,是在伤人且自伤;  2.中方的心情是震惊的,但是“不可接受”的态度是明确坚定的;  3.接下去我们是有应对措施的:跟美国一对一的,我们要继续做出必要反制;与此同时,我们还将向国际社会和世贸组织争取最大程度和范围的支持。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回到美方这边来看,USTR公布的文件共有洋洋洒洒的205页,第1到10页是发起加征关税的背景介绍、美方态度、中方反应、后续程序等内容。  从第11页开始,到第205页,共195页,是扎扎实实的清单内容。总体来说,具体产品名称及类目极其繁杂,基本可以说是无所不包,一栏栏梳理后,大致分类如下图(可点击放大看),有如下特点:  第一,本轮清单打击面非常广,几乎包括衣食住行、轻工业、机械制造、生活日用品等我们普通人能想到的各方各面,乃至收藏及古董都没落下,看得出美方是想对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形成全面震慑;  第二,所列项目占了20页以上的就有三大类,图中标黄的就是,分别是:食品类,纺织品类,化学制品类;占10页以上的还有三大类,图中标为橙色的就是,分别是:贵金属类,制造业,轻工业类;  第三,从打击效果上来讲,虽然清单页面的量不能等同于实际的质,但是至少是个反映。从上面的表来看,食品类进口商品是打击的一大重点;另一类就是以轻工领衔的广义的制造业。  那么,这份惊世骇俗的2000亿清单,是不是真的像这个标榜出的数字一样吓人?  它打击的到底会是谁?我们不妨结合USTR此前公布的中美双方进出口数据做个分析:  首先,从中方向美方的出口结构来看:2016年美国从中国进口总值4626亿美元,是美国最大的商品供给方。  进口额最高的是电子机械类产品(1290亿美元),机器(970亿美元),家具及寝具(290亿美元),玩具及运动装备(240亿美元),鞋类(150亿美元)。  此外,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总额43亿美元(这已经是美国第三大农产品供应方了),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加工后的水果及蔬菜(11亿美元),水果及蔬菜汁(3.28亿美元),快餐休闲类食品(2.13亿美元),新鲜蔬菜(2.05亿美元)及茶叶(1.52亿美元)。  仅从清单的篇幅来看(具体金额仍不清楚),目前所列加税产品,打击的力量似乎并未集中在对中国出口影响最大的领域;看起来篇幅极重的食品(包括各类农产品)、纺织品、化学制品等,在中国出口美国的大盘子里所占比例相当有限,而制造业部分又有很多外资成份(根据此前USTR出台的补丁政策,这部分出口是有机会申请豁免的),这样看来,要对中国出口形成单方面且大力度的直接打击,并非易事。与此同时,中国在农产品方面出口规模本来就有限,在轻工方面的内部消化能力也比较强,劳动力成本优势(虽然在缩小)仍然存在,在出口商品的替代市场选择方面还有较大余地。  其次,从美国国内市场来看:正因为这份清单中涵盖了几乎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政府抬高的关税,很大程度上将转化成老百姓上升的消费成本和企业不得不提高的生产成本。  这些成本的增加能否轻松被美国国内市场化解?一来要看美国本身的产业体系(总体是大而全的,但是制造业及消费业常年来对进口也已经形成很大依赖),二来要看美国是不是能找到像以往中国出口一样的物美价廉的替代品。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不好,就很可能逐渐沉积为美国普通民众对政府的压力。  目前,这种担忧在美国已经不是少数——美国商会发言人说:“关税就是税收,简单明了。对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将提高美国家庭、农民、农场主、工人和就业创造者的日常商品成本。”  代表美国大型零售商的美国零售业领导协会(Retail
Industry Leaders
Association)也表示:“总统已经违背了他‘给中国带来最大痛苦,给消费者带来最小痛苦’的承诺。”该协会的国际贸易政策主管Hun
Quach认为:“受到惩罚的是美国家庭。消费者、企业和依赖贸易的美国就业岗位,则被丢在了不断升级的全球贸易战前线。”  打贸易战,是我们不愿意的;  贸易战升级,当然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  但是既然已经打起来了,也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们从来都不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豪情,  也相信风雨之后总会见到彩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