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中国轻纺城,江苏制造企业正在从模仿性创新走向原始创新

走在静谧富庶的苏南小镇江阴,经纬交织的宽阔马路间,一座座现代化工厂交错林立。改革开放40年间,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给小镇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一场“智”造旋风正重塑着这里制造业的方方面面。  赛马场、美术馆、商学院……小镇上,在以做面料、服饰起家的海澜集团,偌大的厂房内已看不见一台纺织机。高速流转的产品分拣线上,每件成衣自带“身份信息”,根据后台大数据产生的“指令”,自动“滑”到相应道口,“走向”不同门店。  只抓两端,即设计研发和终端管理,将生产环节全部外包,成为这家“30岁”制造企业的全新选择。这也成为无数江苏制造企业奋力转型的小小缩影。  连日来,记者跟随“改革再出发、发展高质量——制造业发展改革”媒体集中采访团走访江苏八城九企,寻访制造大省的转型之路。  传统制造:走上“创新的不归路”  改革开放40年间,苏南地区见证了乡镇企业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传统制造在这里走过了“光荣与梦想”,也经历了“转型之痛”。如今,江苏制造正在改变“代工”“贴牌”的标签,渐渐走上自主创新的品牌之路。  从经营困难的校办工厂,到如今欧、美、中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婴儿车品牌,好孩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宋郑还在企业的展厅内,兴奋地向记者介绍着创新为企业带来的根本性改变。  宋郑还认为,企业能走到今天,正是因为“走上研发创新的不归路”。  “要做就做世界上没有的产品。”宋郑还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好孩子”累计创造专利9200余项,相当于竞争对手前五名的总和;主持或参与制定(修订)中国国家标准25项,美国、欧洲及日本国外标准118项。  如今,以传统制造起家的江苏企业正在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转型。转型而不转行,以创新突围,成为企业制胜“新高地”的法宝。  “围绕主业深耕,宽度一厘米,深度一公里。”海澜集团副总裁江南认为,服装产业并不是“走到末路”,而是亟待转型价值链两端。  江南告诉记者,通过将大数据引入服装行业,目前集团出品的每件服饰都自带“ID”,通过后台系统,每件衣服的试穿频次和“冷热”程度会自动进行信息分拣,从而调整全国各门店销售配比,并用于指导新一季的服饰设计。通过附加值的提升,企业实现了在服装业“寒冬”中的营收与利润双增长。  制造“重机”:瞄准高端产业链  说到江苏传统制造业的创新发展,不能不说到徐工。作为老牌的国有装备制造企业,徐工从革命战争的硝烟中走来,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20年的创新发展,徐工开启了中国装备制造业与世界全面竞争的新时代。“自主创新是徐工发展的命脉。”徐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民说。  徐工220吨汽车起重机底盘生产线是全球最大的汽车起重机底盘生产线,在这条近160米长的柔性生产线上,记者看到一台台汽车起重机底盘正在组装,每25分钟便有一台汽车起重机底盘产品下线。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看这条外观上并无特殊之处的生产线,创造了多个‘第一’:产量全世界第一,出口量全世界第一,生产出全球最大吨位1600吨汽车起重机底盘。”徐工集团起重机事业部副总经理单增海介绍说,这条生产线通过信息化生产,工位实行自动化保障,采用智能化工具在线检测装配质量,产品一次性合格率达99.6%,在行业内遥遥领先。  王民告诉记者,徐工是代表中国装备制造的大国重器,多年来,始终把目光瞄准高端价值链,不断推动“智造”升级,正向跻身全球前三强的“珠峰登顶”的目标迈进。  东风悦达起亚是中国加入WTO后首个重组的中外合资汽车生产企业,16年来,实现了无数次的蜕变和跨越,年产销从2万台跃升到65万台,成为江苏汽车制造业的代表。  在东风悦达起亚盐城第三工厂,偌大的生产车间,一眼看不到尽头,汽车从普通的钢板“进去”,到整车成品“出来”,全部在这里完成。在这里,汽车生产装配基本实现机器人生产,寥寥无几的工人只是在智能控制台前“监控”机器人生产。  东风悦达起亚战略企划部部长王丽萍说,第三工厂是江苏省首批智能制造示范工厂,工厂自动化及智能制造水平处于国际、国内领先水平。  “智”造江苏:技术红利替代人口红利  在江苏,近年来“机器换人”的热潮正在大大小小的工厂铺开。一场智能化浪潮,正在江苏各地掀起。这背后,也孕育了一批研发数字化智能方案的“耕耘者”。  在苏州博众精工的公司展厅内,一条“迷你”智能化生产线清晰地展陈着一只只“定制化”鼠标的从无到有。从下单到成品出产仅需4分钟,轻载机械手全程代替手工操作。通过手机扫码下单,客户可以通过二维码在线查询订单状况,“跟踪”鼠标制作的全流程。  “人口红利消失很快,自动化的需求迫在眉睫。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技术红利代替人口红利。”该公司副总裁杨愉强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出产的智能化生产线,自动化程度可达到90%以上,成品率超过99%,节省了以往80%的人工。  经过17年的发展,该公司依靠不断的技术创新,从原来的单机自动化设备到智能流水线,再到智能工厂、服务型机器人和关键零部件,在智能化及信息化上取得了巨大突破。从依赖进口到走向出口,“中国制造”的智能化生产线从这里逐渐走向全球。  “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只能靠自己做出来。”杨愉强告诉记者,公司每年营收的10%以上都重新投入研发,目前超过1100名研发工程师成为公司的“核心资源”。  博众精工的发展成为江苏智能工业发展的缩影。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沈坤荣认为,江苏制造企业正在从模仿性创新走向原始创新,数字经济、人工智能不断重塑着江苏制造的竞争力。新一轮的原始创新能否走在世界前列,成为企业制胜的关键。  领跑时代:工业互联网“布局”方兴未艾  在全球工业互联网浪潮中,作为制造业大省的江苏,具有战略眼光的企业显示出“春暖江水鸭先知”敏锐,积极布局工业互联网,争做时代的“领跑者”。  位于常州武进的星星充电是成立于2014年的汽车充电桩生产企业,是国内唯一有高频充电经验的设备供应商。4年来,公司业务以每年300%的速度增长。目前,该公司在全国投资管理智能充电桩超过40000根,日充电220万瓦。  在一台500千瓦液冷充电站前,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赵会说,这一款即将上市的大功率充电站,可在不同充电功率之间进行切换,满足不同车辆的充电需求,快速充电,5到6分钟便可完成一台车的充电,可有效解决汽车充电平均时耗过长的问题。  在星星充电自主研发的充电能源可视化智能监控平台前,记者在显示屏上能清晰看到该公司已经覆盖全国的170个城市的充电桩分布状况,通过大数据分析,屏幕上显示出车主充电习惯、充电时长、充电时段、每次充电量等数据。  星星充电副总裁聂飞说,基于对能源管理的深刻认识,星星充电一开始就是充电桩和平台一起做,通过智能充电桩(站),实现电网与车联通,进行能源双向传输配售管理,“做能源互联领域的阿里巴巴”。  工业互联网正“重新链接”着各行各业,互联互通成为不少企业“决战未来”的关键。在南京江宁开发区,江苏未来网络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谭航告诉记者,经过几年发展,园内开通了中国未来网络小规模实验网,在关键技术、核心设备方面取得了大量原创成果。  5G网络、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记者在“无线谷”看到,包括中科院、清华大学、耶鲁大学等在内的57个创新创业团队、200多家高新企业云集于此。企业正依托园区的实验平台,不断挑战着技术瓶颈,攻坚克难。在工业互联网浪潮下,万物互联互通的“无线谷”即将在这里迎来爆发前夜。  从制造到“智”造,经过40年的改革发展,江苏制造亮出了瞩目的“成绩单”:制造业总量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2017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超万亿,排名第一;到2017年底,全省制造业上市公司288家,总市值超2.5万亿元,均居全国前列……  江苏省经信委主任马小平认为,江苏历来重视发展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制造业快速崛起,涌现了苏南乡镇企业、苏州工业园区经验等发展模式,成为全国制造业发展规模最大、门类最全、质效最优的省份之一,但也面临传统产业占比高,处于国际分工体系的中低端环节等诸多痛点。  马小平称,2008年以来,以重视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发展为标志,江苏正着力推动工业大省向工业强省的又一次转型。培育壮大先进制造业、推动企业技术突破、促进制造业互联网化提升等成为新一轮制造业转型重点。  “最重要的就是要适应新环境,拓展新空间,构筑新动能。”沈坤荣认为,江苏制造业在由大到强的过程中,要保持战略定力,适应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的变化,依托“一带一路”来拓展布局新市场新空间,构筑以自主创新为核心的新动力,推动江苏的制造业在价值链上继续攀升。  南京大学教授钱志新亦认为,改革开放40年以来,江苏建立了经济大省地位,现在江苏正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阶段,对江苏制造业来说,这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纺织业是我国出口大户,尽管近年来随着东南亚等地制造业的崛起,“订单东南飞”的现象时有发生,但是中国仍是全球纺织工业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而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纺织产业重走丝绸之路也将成为未来的一大趋势,向西出口势在必行,这是未来行业新的市场空间。  近年来,柯桥区适时“换挡提速”,坚持“传统市场和新兴市场并重、‘一带一路’市场优先”,开展了“一带一路”推介计划,通过阶段性地开展展会推介及论坛、走秀等一系列活动,组织柯桥纺织企业抱团跨出国门,举办海外自办展,打响了“丝路柯桥·布满全球”的知名度,提升了中国轻纺城在海外市场的品牌形象,推动了柯桥外贸出口稳步发展,对东盟、中东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额也保持了年均10%以上的增速。  区位优势  占牢经贸合作桥头堡  自2013年中国首次向世界发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浙江充分发挥独特的海陆一体优势与开放型经济竞争优势,从产品出口到资本出海,从海外设厂到建设工业园区,浙江企业高水平引进来,大规模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合作共赢,开辟出一片全新的经贸发展空间。
  柯桥区注重为商品双向流通提供便利渠道。为了发挥柯桥监管点和保税仓的功能作用,启动了中国轻纺城进口商品交易中心建设,开设了宁波保税区进口超市商品直销中心柯桥店,加强了与海关、商检的联动服务,实现柯桥内陆直接通关。柯桥作为“一带一路”的纺织源头,纺织家底厚实,但近年来,受国际市场需求低迷和我国纺织产业竞争力走弱影响,纺织品出口面临下滑的困境。面对东南亚等国低廉的原材料和人力成本,如何汇聚纺织企业,重新形成柯桥优势,是柯桥纺织首要解决的问题。  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是未来的趋势,柯桥纺企顺势而为,仔细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局势、税收政策、财务政策,规避风险,结合自身特色,接力参与“一带一路”沿线的对外贸易,通过“走出去”实现国内过剩产能的转移,从而找到新的商机。为了更好地帮助柯桥纺企展开对外贸易,柯桥区积极组织企业前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考察,并引入了提供报关、退税、结算等“一站式”服务的综合服务平台。  物流的通畅是“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点,优越的区位优势夯实了柯桥区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四梁八柱,在海运方面,柯桥与上海港、宁波港、舟山港三大港的地理位置非常接近;在空运方面,柯桥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非常便利;在陆运方面,义乌专门开设了中欧班列,柯桥与义乌同属浙江省内城市,交通便利。  投资加码  抢搭“一带一路”快车  对越南、印尼、孟加拉国等“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的出口作为拉动柯桥外贸出口增长的重要引擎,形势喜人。其中,纺织产业作为柯桥区的经济发展支柱产业,纺织企业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往来日益密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柯桥出口份额最大的市场,沿线国家巨大的纺织品需求、优惠的产业政策,为双方交流合作提供了更大可能,柯桥纺织品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的增长,也印证了“一带一路”市场的潜力正在释放。  浙江凡特思纺织品有限公司作为柯桥区外贸企业的“领头羊”,高基数下能连年保持增长,着实不易。“我们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本都有接触,尤其是这几年,已经成为公司出口增长的重点。”公司总经理傅光怿介绍,凡特思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纺织服装产业快速增长的契机,每年的业务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于印尼、越南、土耳其等国家。  凡特思成立于2007年,多年来,每年自营出口保持约30%的增幅,傅光怿认为主要得益于参展。“公司平均每年参展次数在10次以上。”傅光怿说,“从早年的迪拜等国,慢慢向欧美国家扩张,又发展到中亚、东南亚等地,无论在哪里参展,凡特思都能遇到老客户。”除此之外,凡特思与100多家坯布厂、10余家染厂建立了产业联盟,保证订单能够顺利按期完成。  出口加快  企业创新对接“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成为柯桥区外贸新的增长点,出口企业的触角灵敏,抢搭“一带一路”快车掘金的方式也多种多样。绍兴浙隆进出口有限公司在参加中国轻纺城巴基斯坦面料展之后,考察发现公司外销的面料在东南亚国家的市场潜力巨大,就设计了适合当地风格的面料,并以其高品质获得客商好评如潮。  浙隆主营各类针梭织面料,作为一家生产型公司,客户范围广,内销外贸各占据半壁江山。公司先前主攻欧美市场,近几年逐步把开拓市场的目光投向东南亚国家。公司总经理冯越鹏表示:“世界贸易的格局正在变化,公司的国际贸易主业必须考虑到全球布局才能持续通过改革抓住机遇。”   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体现在产品质量及服务。为了做好品牌建设,在国际消费者心中占据有利位置,浙隆在冯越鹏的带领下,积极引进专业人才,建立起一支专业的研发设计团队。不仅在花型设计上独树一帜,同时在面料手感、色牢度及起球起毛率改进等方面也得到了突破发展。为了更方便快捷地与国际客户交流,公司还实施“互联网+外贸”战略,传统国际贸易中的一些中间环节,如原来的批发商、国外进口商等被弱化甚至替代,使客户需求信息更加透明,公司可以最大可能地做到按需生产,降低企业库存成本。  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的拓展,也带动了纺织机械的出口量。“过去,这些客户多是购买布料后再回到当地加工。现在,这些国家的企业开始进口多机型绣花机。”绍兴信胜缝制设备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看到这一市场变化的信号,柯桥的纺机企业加强了性能改良,提高纺机企业出口量。  展会为媒  奏响贸易交流新“驼铃”  发挥政府、行业平台等作用,以展会为主要媒介和舞台,柯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了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对接交流。近年来,柯桥区紧抓“一带一路”建设契机,在“行销天下”办展理念引导下,争取将纺博会办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着力提升“丝路柯桥·布满全球”知名度,打响“柯桥·中国轻纺城”区域品牌。按照“东”“西”两个维度开拓市场:向“西”主要面向欧美发达国家,力争在美国纽约、拉斯维加斯,法国巴黎等国际知名面料展中尝试建立“柯桥馆”;向“东”主要是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独自开办中国轻纺城国际面料展,不断提高出口质效。大力实施“廿展千企”全球行活动,支持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贸易方式和外贸综合服务发展,积极培育本土跨国公司,进一步扩大国际贸易、商务、人文等方面的交流合作。  2017年首次开展“一带一路”主题系列活动,其中包括中国轻纺城“一带一路”贸易交流会暨纺织品全球采购对接会、中国轻纺城“一带一路”中缅国际纺织展说明会以及中国轻纺城“一带一路”纺织服装商贸分享汇等,让“柯桥·中国轻纺城”品牌形象真正走出去。  2017缅甸国际纺织展作为中国轻纺城首次海外自办展,中国轻纺城巴基斯坦面料展作为“丝路柯桥”2018首个海外展会活动,都对中国轻纺城市场对外拓展具有深远意义。对于参展的企业而言,这样的海外对接活动,不仅有机会享受“一带一路”相关政策补贴,更是一个良好的海外市场开拓平台,帮助企业快速了解当地市场,打开产品销路。  接下来,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柯桥区将持续开启“丝路柯桥”之行系列活动,组织缅甸专场对接会、拉斯维加斯展、2018缅甸国际纺织展等组团参展活动,为纺织企业开发海外市场带来更多便捷与商机。  文化交流是古丝绸之路文明的重要内涵。值得关注的是,柯桥区还依托浙江省文化产业重点方阵建设,积极搭建“一带一路”文化交流平台,让国内外商家在柯桥不仅工作便利,还要生活快乐。比如设立外商俱乐部,结合春节、元宵节等传统节日和越剧节、兰花节、书法节等柯桥区域文化特色节会,举办中外联谊活动,让外商了解中国文化、了解柯桥人文,在文化交流中增进互信,加深感情。

7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拟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清单,其中涉及全部种类的纺织纱线、织物、产业用制成品以及部分家用纺织品和纺织机械,2017年我国对美出口上述产品总金额超过40亿美元。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纺联)对美方加速升级贸易摩擦的行为深感忧虑,对美方加征我国输美纺织品及纺织装备进口关税表示坚决反对。自2008年底中美《关于纺织品和服装的谅解备忘录》执行完毕至今,中美纺织品服装贸易全面回归自由化,并保持平稳、健康发展。中国纺织行业坚持以公平参与国际竞争和不断提升对外开放水平为发展原则,积极融入全球纺织产业分工,全面开放商品贸易与投资准入,与美国纺织制造业、商贸流通业及棉花种植业建立了稳定、高效、互利的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关系。中国纺织行业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大量高性价比的优质产品,为美国纺织业及关联产业创造了众多就业岗位。美国也为中国提供了数量可观的棉花、纤维素原料、化纤、纺织面料、染化料等纺织产业链配套产品,以及各种功能性家用、产业用纺织品,满足中国多元化的内需市场。多年来,中纺联积极与美国国家棉花总会、美国非织造布协会等行业组织开展交流沟通,为促进双方产业界建立和维护友好合作关系提供了诸多平台与契机。构建负责任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是国际贸易与经济合作领域的共同原则。中国纺织行业始终重视社会责任建设,率先推动社会责任价值融入产业发展,在完善就业环境、助力精准扶贫、建立绿色产业体系、开展绿色贸易、顺应全球化发展趋势、尊重和遵从国际经贸规则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就,得到了世界银行、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认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评价《CSC9000T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社会责任体系》是引导企业遵循法律法规的最佳实践。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纺织全行业愿以国家利益为根本立场,进一步深化转型升级,大力加强责任发展,化解美方不合理加税行为带来的负面影响。纺织行业也一致期待中美贸易问题能够得到妥善处理,尽快回归正常轨道。与此同时,中美纺织产业间的紧密合作关系来之不易,理应珍惜,中纺联郑重呼吁美国相关产业界秉持公平竞争、合作共赢理念,坚决反对美国政府的不公平加税举措。中纺联将密切跟踪美方的进一步行动,及时向全行业通报信息、预警风险,也将及时调研汇总广大企业的意见和诉求,向有关政府部门予以反馈,并提出可行的应对措施建议。中纺联将积极与美国业界相关行业组织加强沟通,为维护纺织行业对外贸易环境稳定健康做出应有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