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大红门时他的摊位也就七八平米,已在越南等TPP成员国设厂的港商高兴不已

资料图:大红门市场主要分布在城南中轴路两侧,集聚了40多家各类批发市场,以服装批业为主;该地区商户共2万多家,从业人员13万人,年营业额超500亿元人民币。图为大红门市场内。  “究竟该搬到哪?现在(搬)出来的、没(搬)出来的都在关注大红门的动向。”虽然在北京生活了20多年,但一张口,许长发依然满嘴“东北味儿”。  52岁的许长发经历过两次影响其命运的“南下”。第一次“南下”是在20年前,从部队退伍后离开黑龙江老家,跨越一千多公里来到北京成了“北漂”,扎根大红门地区做起服装批发生意;第二次“南下”发生在去年,这一次仅仅跨越了一百多公里,依然做服装批发生意,只不过是转移到了河北保定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  与许长发的人生息息相关的“大红门”曾是明清两代皇家猎场“南海子”的正北门,如今却是北京最著名的纺织服装集散地。此处距离天安门仅5公里,聚集了45家活跃市场,涵盖服装、面辅料、床上用品、鞋帽、小商品批发等业务,商户2.8万户,直接从业人员约5.8万人。  近年来,由于集聚过多非首都功能,许长发曾生活了20年的北京正在遭受“大城市病”困扰,人口过度膨胀、交通日益拥堵、雾霾天气频现……为疏解商贸物流等非首都功能,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等多个大型批发市场最近加快了外迁步伐。  许长发正是随着大红门外迁的步伐来到河北保定白沟新城。以箱包闻名的保定白沟新城是京津冀经济圈的重要商贸产业聚集区,与大红门一样有着30多年发展历史,是北京专业市场转移外溢的承接地之一。  与许长发一起搬过来的还有1500多家商户。“早晚要往外走,不如先出去占个好地儿。”许长发和许多商户心里都明白,北京要“瘦身”,在疏解低端产业过程中,大红门搬迁是大势所趋。  “但究竟往哪里搬?”采访中,许长发不停地问着这个问题。  由于客流少,许长发和搬过来的很多商户对一年来的经营状况并不满意。同是最早入驻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的原北京商户赵明富说,在北京大红门时他的摊位也就七八平米,一天的销售额在一万元人民币左右,到了白沟,摊位扩大到41平米,一天的销售额却仅在四千元上下。  许长发将客流少的状况归因于大红门市场疏解不集中。  为承接首都商贸批发功能,天津、河北多个区县的商区都给出了极具吸引力的优惠条件,频频向北京“动批”、大红门这些专业市场抛出橄榄枝。目前已知的有意承接首都商贸搬迁的商区包括廊坊永清国际服装城、固安京南服装工业基地、保定白沟新城、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天津西青区卓尔电商城等。  “批发市场讲究集聚效应,现在各地建商场,抢商户,客流一分散,赚不着钱,商户还得回流北京。”许长发说道,在这场针对首都商贸物流的“争夺战”面前,商户中弥漫着严重的观望情绪,究竟该搬到哪?哪儿更容易形成服装批发集散地?这些问题让商户们琢磨不定。  “把整个大红门市场直接搬到另外一个地区当然是最好的。”河北经贸大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专职副主任、研究员田学斌认为,产业集聚无论对商户还是对消费者、生产者以及上中下链条的打造都是有益的,北京非首都功能在疏解过程中能否让产业重新集聚、盈利,形成一个新的有活力、稳定发展的市场,政府应发挥好引导作用。  为让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更加有“人气”,被推选为白沟大红门商会常务副会长的许长发曾主动承担起帮助商城招商的工作。但由于经营状况不理想,在他带动下外迁的200多家商户中已经有30多户又返回北京,“转战”其他商场。“他们觉得在北京即便做零售生意都能赚钱,北京毕竟是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市。”  虽然许长发已经在白沟买房,但并不打算卖掉北京的房子,他打算再观察观察。“如果形势好,就扎根在白沟”,许长发说,如果形势不好,他也琢磨着重新“北上”。

谈及美国与11国签订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港商反应两极化。已在越南等TPP成员国设厂的港商高兴不已,因将来出口到美日等成员国产品关税将大减或撤销,令产品竞争力大增;但内地设厂的港商则苦不堪言,因中国非成员国而无法获零关税,不利港产品出口,当中以平价成衣、纺织及鞋类最受打击。幸好,TPP最快要两年后才生效,港商可考虑在成员国设厂,或努力转型升级来减低影响。再者,港府应争取与更多国家签署自贸协议,为港商创造有利的营商环境。  香港贸发局环球市场首席经济师潘永才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当TPP生效后,不少产品的关税将即时撤销,包括大多数纺织及服装,故对相关行业影响较大。他说,现时很多港商在内地设厂,但因中国非TPP成员国而无法获零关税优惠,将削弱内地及香港产品在TPP成员国的竞争力,对中、低价产品影响最大,中、高档次影响相对较轻微。  中国纺织输美市佔趋跌  谈及对行业之影响,潘永才指出,料TPP生效后,越南在美国纺织、服装及鞋类市场的佔有率将渐渐上升,甚至抢去中国的市场份额。目前越南是美国第二大纺织及服装供应国,2014年佔美国进口总额逾8%,且过去10年其市佔率都稳步增长。相反,虽然现时中国仍然是美国主要的纺织及服装供应国,2014年市佔率达38%,但中国市佔率却有下降之势,相信越南往往是中国出口产品更廉宜的替代供应国。  鞋类方面,2014年越南佔美国的进口额近14%,也是居中国之后,而中国则佔近66%。与纺织品及服装一样,美国对越南鞋类的需求正迅速增加,而中国鞋类的销量则在下降。潘永才估计,TPP生效后,将加速中国纺织、服装及鞋类在美国市佔率下降之势,相反则推高越南这三类产品在美国之市佔率。  多年前在越南设成衣厂的港商表示,对TPP谈判多年终于有成果感高兴不已,计划“加码”扩充越南生产线。他表示,产品入口关税都由买家支付,现时越南出口美国的服装的关税由零至32%,大多数为十多巴仙(%),若将来越南产品关税降至零,但中国货仍要付关税,预料大批平价货订单由中国流失到越南,因为愈平的货愈受关税高低之影响。虽然市场估计最快两年后TPP才能生效,但他表示,现时很多美国买家都询问越南厂能否承接更多订单,更有买家直接要求提高越南厂产能,料两年后生意至少增加一至两成。  营商成本上升中小企难捱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香港工业总会名誉会长刘展灏表示,面对环球激烈竞争下,目前不少港资成衣代工商、纺织厂及鞋厂的毛利率跌到不足10%,当TPP生效后,这些厂家将雪上加霜,加上近年内地营商成本不断上升,可能将有更多中小企“捱不住”。  对于港商应对TPP之方法,潘永才表示,港商可考虑在TPP成员国设厂,或尽快转型升级,避免产品“斗平”,减低关税之影响。他又期望,港府能与更多国家签订自贸协议,因现时香港只有一项自贸协定是与一个位列全球十大的经济体签订,即CEPA。此外,香港只与由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组成的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及智利和新西兰订立了自由贸易协定,而与东盟的自贸协定谈判仍在进行之中。  潘永才表示,最好是中国与香港同时加入某一自贸区,否则若只有中国加入,而香港没有加入便会有问题。“假设中国将来加入TPP,但香港没有加入,可能会被身为TPP成员国的新加坡抢生意”。

28日下午,区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组成人员和有关同志赴吴江高新区(盛泽镇)视察纺织产业转型升级及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情况。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范建坤,副主任濮建庭、周学林、陈正严、倪福明参加视察。视察人员先后来到吴江福华织造有限公司、吴江鼎盛丝绸有限公司等地,详细了解企业近年来转型升级及运行情况。在随后召开的情况汇报会上,视察人员听取了吴江高新区(盛泽镇)负责人关于该镇纺织产业转型升级情况及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情况。近几年,虽然纺织业产能全国性相对过剩,但盛泽纺织业仍处于比较平稳的发展态势。今年以来,盛泽纺织企业运行整体好于去年。盛泽镇被中央6部委确定为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后,通过试行区镇合一的管理体制,整合设置行政事业机构,优化人员配备任用等,强化面向基层和群众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范建坤对吴江高新区(盛泽镇)纺织产业转型升级及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并对盛泽镇加大纺织企业智能化改造、全力挖掘潜能发展丝绸旅游、改进机关作风提高行政服务效能等方面提出要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