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又有40万吨浆粕供应无法进入中国,然后以半成品出口到中国等纺织大国

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初,中国将有40万吨粘胶短纤新产能投产。但是,由于11月反倾销初裁的出台,目前涉案国供应商除加拿大Neucel、巴西赛得利外,其他供应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根据海关数据,2012年中国进口美国与加拿大海关编码47020000的溶解浆量为67万吨。除去醋酸浆等进口浆外,仍有40万吨的溶解浆面临反倾销税的征收,这部分供应量短期无法进入中国。  由此,一方面中国面临着40万吨的粘胶新增产能,另一方面又有40万吨浆粕供应无法进入中国。在2014年上半年,中国浆粕原料供应缺口将增加80万吨。如果没有对应的措施,那么80万吨的原料缺口势必导致国内粘胶纤维原料供应出现不足,行业负荷降低。  这不只是臆断。反倾销初裁出台后,浆粕供应出现紧缺,浆粕价格迅速飙升。与此同时粘胶短纤由于进入淡季,价格不断走低,目前价格已经跌至年内新低。  浆粕价格上涨与粘胶价格下跌加剧了粘胶短纤行业的亏损,目前行业理论亏损已经突破1000元/吨。  当然反倾销的损害远远不止于此。中国占全球粘胶纤维产能的60%。国外的40%则是Lenzing、Birla两家巨头主导的产业,这两家国际巨头都是规模在百万吨级的企业,规模效应、技术实力远远领先于中国。目前中国粘胶短纤进口关税为5%,部分执行2%,而反倾销税主流在6.8%~22%。浆粕反倾销一旦确认,中国粘胶企业的成本将进一步提升。到时国外的粘胶纤维很可能像进口棉一样冲击中国粘胶纤维市场。中国粘胶纤维将同时面临原料压力和竞争产品冲击的双方面威胁。相对于进口棉冲击,国家有配额政策保护,而粘胶没有任何保护政策,完全裸露在进口商的炮火下。  反倾销也将直接损害下游的竞争力。近段时间粘胶短纤国内市场价格在12500元/吨附近,而出口价格则在12000元/吨左右。究其原因粘胶企业可以通过进料加工合理规避反倾销税。这样就相当于出口纤维不征税、内销征税。这部分反倾销税将由国内的人棉纱厂承担。  与此同时,目前涉案国由于进入中国市场受挫,低价销往印尼、泰国、印度、中国台湾等地。这些浆粕价格均低于国内化纤浆粕,这就决定国外的粘胶纤维、人棉纱生产成本都将低于中国市场。  国内浆粕行业短期内会得到一定的保护,比如近期国内浆粕行业价格整体上涨200元/吨~300元/吨。但从中长期来看,反倾销对中国浆粕行业的帮助是十分有限的,甚至是有害的。泰国的凤凰纸业、双A集团,日本的王子纸业等企业将在2014年一季度后形成大量供应,后面三家都是在中国有一定市场根基的企业,目前已经开始出现销售向中国转移的迹象。  涉案国受反倾销影响的溶解浆总量约40万吨。考虑到后期部分粘胶厂通过进料加工仍会购买一定的涉案国浆粕,目前中国粘胶纤维年出口量超过20万吨,也就是说中国有20万吨的进料加工空间。反倾销最终能阻挡涉案国浆粕的进入量不超过30万吨。但是,2014年一季度以后进入中国的浆粕将有110万吨的潜在规模。  如果中国一些落后的浆粕企业无法改变自身成本劣势,品质无法提升,面对新的进口浆冲击,同样面临生存压力。  另外,反倾销可能导致下游粘胶企业开机降低,行业萎缩,这也限制了国内浆粕的消化空间。从这点上讲,长期来说对国产浆粕是有害的。  还有一点要补充说明的是,中国棉浆厂家目前绝大多数集中于新疆地区,该地区的浆粕当地产当地销,由于远离东部港口,受运输条件和成本的限制,进口浆也无法进入新疆地区。因此,反倾销最终是否通过,对新疆地区的浆粕产业可以说毫无影响。  同时,浆粕行业也是国民经济环节中重要的一环。其存在对消化棉短绒有积极意义,同时凭借现货优势也有助于保障下游负荷稳定,有助于下游降低原料正常库存水平。在目前全球经济低迷,环保要求日益提高的今天,国家主管部门的确有必要出台一些措施来帮助中国浆粕产业,提升浆粕产业的竞争力。  但是有效的保护措施绝对不是简单的在流通环节征税,设定一些贸易门槛。以棉花产业为例,国家斥巨资进行收储保护,尚且事与愿违。如今对待粘胶产业链却要在全球经济疲软,产业链资金偏紧的背景下,收取流通税,这必然会增加整个产业链的运行成本,其结果必然是削弱中国粘胶产业链的国际竞争力。  相反的应该有一些更有效持久的保护措施,比如,增加出口退税,鼓励高附加值浆粕的出口。给予环保治理补贴,减轻浆粕行业目前因治污增加的成本。同时对木片、棉短绒等资源类产品也可以给予一些税费减免、补贴,降低浆粕企业的成本。

据路透社报道,纽约的私募基金American Securities
LLC刚刚收购了美国第二大纺纱企业Frontier Spinning Mills Holding
Corp的多数股权,进军纺织行业。  出售方为私募基金Sun Capital Partners
Inc.,它在2008年控股了Frontier。  纺纱是高耗能产业,美国是传统的产棉大国,近年来又开发了廉价而充裕的天然气,资源优势让美国纺纱业拥有全球最低的生产成本。在美国纺出的纱被送到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的邻国洪都拉斯进行再加工,然后以半成品出口到中国等纺织大国。  受此趋势鼓舞,越来越多的美国服装厂商和私募基金涉足纺纱业。  中国做为服装纺织大国,本国的棉花价格高于国外市场,而棉纱的进口关税又低于棉纤维的进口关税,导致大量纺织厂从美国进口半成品。  由于2001年政府主导的囤积计划,目前,中国拥有全球大多数的棉纱库存。  Frontier自2009年以来已将产能扩充了16~20%,现在美国有5个纱厂,每周生产1千万磅纱线,未来将进一步扩充产能以应对中国的需求增长。

华芳纺织将于2013年12月30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计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今日是股权登记日。据悉,若2014年重组成功,上市公司预测净利润将达52,787.45万元,对应基本每股盈利0.42元。  根据华芳纺织公布的草案显示,上市公司以拥有的全部资产和负债作为置出资产,与嘉化集团等96位交易对方拥有的嘉化能源100%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置入资产作价超过置出资产作价的差额部分,由上市公司依据嘉化能源全体96名股东各自持有嘉化能源的股份比例向其发行股份购买。在前述交易实施的基础上,上市公司拟以询价方式向符合条件的不超过10名(含10名)的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金额为5亿元人民币且不超过本次交易总额的25%,募集资金将用于嘉化能源拟投资建设的“热电联产机组扩建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重大资产重组还设定了业绩补偿安排。业绩承诺方为嘉化集团及管建忠等71人,利润补偿期间为本次重组实施完成后的三个会计年度,若本次重组在2014年12月31日或之前完成,则利润补偿期间为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  业绩补偿方承诺:在业绩补偿期间,置入资产的实际净利润不低于的业绩补偿期间内各会计年度的预测净利润,若置入资产的当期累积实际净利润数未达到当期累积预测净利润,则业绩补偿方以股份补偿的方式进行补偿,股份补偿不足的部分,由嘉化集团以现金方式补偿。  根据《盈利预测审核报告》以及《评估报告书》,置入资产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的预测净利润分别为52,787.45万元、59,371.74万元、68,771.88万元。不计募集配套资金,则置入资产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预测基本每股收益为0.42元、0.48元、0.55元。  根据wind统计,截止2013年12月20日,同行上市公司2014年预测平均市盈率约为32倍,其中内蒙君正(601216)29.12倍、滨化股份(601678)21.25倍、中泰化学(002092)45.25倍、富春环保(002479)32.84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