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进一步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提出了9个方面的政策,中方不得不对已公布的约600亿美元清单商品实施加征关税措施

美东时间9月17日傍晚,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将于9月24日起,对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并将在2019年1月1日起上升至25%。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随即公布了一份涉及5745项商品的征税清单。相较此前的清单,美方剔除或部分剔除了297项商品,包括智能手表、蓝牙设备在内的部分消费电子产品,以及自行车头盔、汽车座椅等产品被排除在清单外。  特朗普称,如果中国针对美国采取报复措施,将会进入“第三阶段”:对约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9月18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或5%的关税,自2018年9月24日12时01分起实施。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9月18日发表谈话称,为了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和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中方将不得不同步进行反制。美方执意加征关税,给双方磋商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  当天,中国在世贸组织追加起诉美国301调查项下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实施的征税措施。  关税措施分步实施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7日发布声明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随即公布了一份涉及5745个税号,包括两部分内容(第二部分对11个税号下部分商品加征关税)的最终版的征税清单,包含农产品、海鲜、水果等数百种食品,以及汽车轮胎、家具、木制品、箱包、地毯、门、自行车、卫生纸和美容产品等大量日用消费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美方继续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不意外,尽管此前有美方官员邀请中方开展谈判,但特朗普将此作为一个烟雾弹来抚慰国内民意,其本身并无意在短期内通过谈判来解决关税问题,继续推进的关税措施也表明,特朗普没有谈判的诚意。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特朗普正在打一套对华极限讹诈的组合拳,其一手在谈判桌上争取不战而屈人之兵;另一手积极推进贸易战,如今调整了贸易战的战法:从一步到位改成了步步逼近。  “此前为向中国极限施压,美国提高了关税税率,此次又从25%撤回至10%,分两步来实施。相较于一次性加税,这种策略性回撤有利于增加其长期威慑力。”白明说。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面临着强烈的反对意见。  特朗普的关税措施正遭遇越来越多的反对。正如美国零售业领袖协会副主席HunQuach所言,“这些关税在一段时期内就是对美国家庭征税,是消费者而非中国将承受这些关税的冲击,美国农户和牧场主也将面临更为糟糕的报复措施。”  白明表示,2000亿美元的关税清单在听证会期间遭遇了超过90%的反对意见,如果一次性对华征税,短期内找不到替代来源,只能增加消费成本。分步实施是想为其国内企业和消费者留出一个缓冲期、准备期与适应期。  余淼杰将特朗普分步推进关税视作一种“压力测试”,一方面对中国施压,观察中国反应,试探中国底线;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中期选举的考虑。  “关于中期选举,特朗普在众议院中的选情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不得不照顾国内汹涌的反对民意,因而更倾向于在中期选举后推进25%的关税。”余淼杰说。  中方不得不同步反制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9月18日发表谈话称,美方不顾国际国内绝大多数意见反对,宣布自9月24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进而还要采取其他关税升级措施,“对此我们深表遗憾。为了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和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中方将不得不同步进行反制。”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18日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或5%的关税,自2018年9月24日12时01分起实施。公告称,美方一意孤行,导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为捍卫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捍卫自身合法权益,中方不得不对已公布的约600亿美元清单商品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如果美方执意进一步提高加征关税税率,中方将给予相应回应,有关事项另行公布。  余淼杰表示,由于中美贸易不平衡,在反击策略上,中国正从同等力度反击走向同等比例反击。  特朗普在声明中威胁,如果中国对美国的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行动,美国将立即实施第三阶段的关税行动,即对大约267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征收关税。  余淼杰表示,特朗普应当清楚,对于关税措施中国一定会予以快速回击,这是中国已经对外明确声明了的。  “对2670亿美元加征关税,意味着美国几乎将对全部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其中包含大量的日用消费品,消费品在此前500亿清单中的比重不到1%,而在新的清单中已接近40%。如果对全部中国商品加征关税,预计美国的通货膨胀会上升5%左右,这是一个美国民众无法接受的数字。”余淼杰说。  白明则指出,不同于此前500亿清单主要聚焦于高科技产品,新的2000亿清单包含类别极为广泛,其中劳动密集型产品比重比较高,微利型的企业也较多,应当高度关注这类企业的状况。  9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进一步降低进出口企业成本,完善出口退税政策,加快出口退税进度,降低出口查验率,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鼓励金融机构增加出口信用保险保单融资和出口退税账户质押融资、加大对外贸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信贷投放。鼓励和支持企业开拓多元化市场。  关税措施增加磋商不确定性  相较于7月10日公布的涉及6031项商品的征税清单,美方新的清单剔除或部分剔除了297项商品。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修改后清单的总价值仍“接近2000亿美元”。  被剔除出清单的产品包括智能手表、蓝牙设备等部分消费电子产品,用于生产纺织品、农产品等所需的化工材料,自行车头盔、汽车座椅、游戏围栏等部分健康和安全产品。  白明表示,剔除的产品主要是两类,一类是美方替代成本极高的产品,这类产品几乎在其他地区找不到足够的替代产品;另一类是需要完整的产业链支撑的产品,比如电子类产品,其专业性分工很强,在短期内任何国家都很难形成一整套产业链。  在9月16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表示,除了对来自美国的进口商品采取关税措施外,还可以选择美国制造业供应链上对中国有巨大依赖的零部件、中间材料和设备采取对美国出口限制的措施。“这些产品并不难找,在美国提出的税单中,那些被主动排除,或者经过美国企业强力申诉后不得不排除的产品中挑选就是了。”  白明表示,用出口限制实施贸易报复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反制手段,就像美国当初断供中国芯片一样,这类手段在没办法之时不妨一用,但这是有条件的。  首先要考虑国内企业的承受能力,要看有没有替代的市场来缓解这种压力;其次要看国际市场上对此是否有充分的替代产品,如果有低成本的替代,则慎用此措施。如果是高成本的替代,则会增加美国的反制成本,而中国也是受损的。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表示,2000亿关税清单到2018年底才将税率增至25%,其目的是让美国企业有时间将供应链调整至其他国家。  中国也在多方面稳定外资企业的信心。9月17日,商务部部长钟山与多家跨国公司举行座谈会时听取了后者对中国营商环境的一些建议,钟山表示,今后中国开放力度会更大,水平会更高,中国将继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为企业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促进内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公平竞争。  关于新一轮磋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美方执意加征关税,给双方磋商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希望美方认识到这种行为可能引发的不良后果,并采取令人信服的手段及时加以纠正。  白明表示,在中美就新一轮磋商进行沟通时,美方再度推进关税措施,这不可能不影响新一轮的磋商,所以中方有必要认真地评判特朗普对于新的磋商到底有无诚意再做出下一步决策。

2018年9月15日,以“御领时尚,争锋未来”为主题的2018年中国·濮院时尚周在“毛衫时尚小镇”濮院拉开帷幕。作为一次区域性综合型时尚活动,本次濮院时尚周由时尚发布、展览展示、专业论坛、商贸接洽四大板块组成。作为展览展示版块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集成创新巡展·濮院时尚中心专场”也亮相其中,成为本次濮院时尚周的一大亮点。
这场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生产力促进部、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和浙江桐乡濮院针织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主办,濮院时尚中心、国家纺织面料馆和WGSN共同协办,由COLORO®、亨斯迈公司、中国流行面料吊牌示范单位特别支持的“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集成创新巡展”,旨在集结国内纺织服装上下游优秀产品,整合产业链中的新技术、新产品、新趋势,联动国内优势主导集群和专业市场,加快区域纺织服装企业提升产品研发、质量控制、供应链管理、趋势研究、资源整合等,推进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产品融合、技术革新、贸易合作、创新发展,提升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综合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本次巡展通过2019/20秋冬中国纺织面料流行趋势引导,展出了从针织到梭织,从面料到服装等多品类、多维度产品,力求将濮院打造成品类多、产品精、结合度高的创新型服务品牌,在行业内树立濮院“纺织服装全品类专业市场”的形象。
400平米的展示面积中,既有花型设计丰富、组织变化多样的针织面料,也有使用亨斯迈染化料助剂的环境友好新型面料;既有用兼顾时尚与功能性的创新丝绸,也有来自国家纺织面料馆的众多功能性面料。展示产品代表了国内纺织产品开发方向,符合行业创新驱动发展趋势。
同时,巡展现场集中展示了三十套“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设计师创新联盟”的优秀服装作品,兼具技术、时尚与创新,以此激发并推动濮院当地原创设计水平提升。
近千款中国流行面料吊牌新产品及联合吊牌产品也在巡展中与观众见面。本次展出的中国流行面料吊牌产品不仅是功能生态纺织品的优秀代表,更体现了亨斯迈纺织染化料助剂产品和中国流行面料吊牌的有效结合。不仅有防水透湿、抗皱、易护理等多种来自中国流行面料示范单位的功能性面料,也包含经联合吊牌认证的世界500强企业亨斯迈公司的功能性面料。
中国流行面料吊牌是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发起并实施的功能性纺织服装产品评审认证项目。目前中国流行面料吊牌在行业内有一定的知名度和认可度,不仅有300余家面料企业申请使用,也有包括李宁、班尼路、鸿星尔克、森马、巴拉巴拉、ONE
WAY、图途、探路者、九牧王等超过100余家服装品牌使用。中国流行面料吊牌作为一个载体,在国内众多生态与功能性纺织服装上下游企业及商场环节流通,成为从产业制造端延伸到销售端供应链整合的有效媒介。
区别于普通专业展示,“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集成创新巡展·濮院时尚中心专场”通过联合WGSN、国家纺织面料馆、COLORO®、亨斯迈公司、中国流行面料吊牌示范单位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及机构,有效整合了行业优势资源和服务平台,帮助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搭建了产品、技术、趋势、咨询等体系化展示空间。全方位展示纺织服装供应链中的最新发展成果,全面助推濮院时尚产业发展。
“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集成创新巡展”选择在“毛衫时尚小镇”濮院举办,正是基于濮院产业基础雄厚,纺织服装市场专业,产业集群创新驱动发展。主办方专家团队依据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的要求,面向全国征集供应链上下游配套高质量产品,凸显濮院产业特点,为濮院企业提供全国产业链融合发展的大好机遇,协助集群管委会将企业服务多元化和收益最大化。未来“中国纺织服装供应链集成创新巡展”将吸引更多的其他产业集中地企业参与,为当地产业的招商引资、市场合理布局打下良好的基础。巡展活动也将助推产业集群转型升级,夯实良好的服务体系,提升行业影响力和知名度,打造国内特色产业集群及时尚小镇。

9月10日,武汉市、福建省、广东省均发布了关于企业降成本的文件。文件大多提到降低企业税费负担、降低物流成本等方面措施。其中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均有多条政策提及,也是企业最关心的部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北京、福建和武汉的数十家企业,企业方面认为,政府最新出台的政策一定程度上给企业带来了利好,特别是科技公司,比如研发经费等方面,都增加了支持。企业方面希望在降低融资成本、税费负担方面的政策,能进一步具体化和更具有操作性,特别是对于小微企业来说,包括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企业。另外还有官员建议,政策还需要有一定的连贯性和稳定性。  剑指企业高额税费  武汉市最新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增强经济发展新动能的意见》,就进一步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提出了9个方面的政策。武汉市的目标是力争全年降低企业成本260.32亿元。  广东版的政策,涵盖10方面61项具体政策,涉及税收、用地、社保、融资等多个方面,官方预计,实施后2018-2020年可累计为企业直接降成本超2000亿元。  福建方面的政策,也是重点提及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包括全面落实增值税税率下调政策,提高小规模纳税人标准,退还部分行业增值税留抵税额,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制造业、科技企业人士,其中呼声最大的也都是希望在税收方面有实实在在的减税措施。  对于政府层面出台的政策各方反馈不一。武汉雕龙数据公司负责人罗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武汉市的政策为例,其中提到的增值税改革措施,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还有落实高新技术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减免企业所得税政策,对他们企业来说都是利好政策。  武汉某科技公司财务负责人谈到涉及减税具体政策时建议,对于地方重点支持的科技企业来说,现行政策比较完善,但是有关于企业如何合理合规地更好地享受这些政策还待观察,另外希望减少企业办理各事项的手续,对于有关税收政策,现在是先缴纳后办理退税,但是退税流程时间较长,希望能加快审批时间。  上述公司财务负责人还表示,对于申报政府补贴问题,有些项目提交资料过于繁杂,需要提供审计报告,但是有些补贴申报金额可能还未达到审计费用,希望能有更灵活的政策。  小微企业最希望的政策礼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数十家企业,其中多家是创业公司。多家企业希望给企业减负的政策要进一步具体化,特别是对于小微企业、劳动密集型的小微企业等。  服务多家企业的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良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一些制造业企业和涉及民生的小微企业,都是非常低的利润率,从政策角度来说,上述政策对发展势头良好的科技企业来说,有明显的减负利好,但是目前很多小微企业包括一些传统制造业企业,正是转型艰难之际。  福建福州文化传媒行业的创业者林德志表示,福建版的政策,对于他们这种小微企业来说影响不大,因为他们本身缴的税不算多,倒是社保缴费是公司的一笔不小的压力,希望有过渡空间。部分北京科技企业也均提到了社保缴费的问题,以及希望公司能有一些北京户口指标。  武汉版的政策提到,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另外,还提及积极运作市小微企业融资应急资金,帮助小微企业、中型制造业企业及时获得银行续贷支持。  在武汉从事物联网、智能安防方向创业的刘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生产成本持续攀高。原材料价格波动较大,用工成本上涨,社保、医保等费用相应增加,经营场地房租增长较快,利润空间受“多重挤压”。政府近期也出台了一些政策,如减轻企业专利缴费负担,停征专利登记费;降低增值税率;继续执行“五险一金”优惠政策、扩大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免征范围、落实参保职工享受技能提升补贴政策等,这些政策确实也降低了企业部分负担。  “我们还希望政府能对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大的品类、经营场地房租方面出台好的政策给予适当补贴。”刘海说,在融资方面,希望能出台好的政策,缩短办理时间,简化审批手续,对融资费用给予适当补贴,解决企业资金短缺的问题。  一位曾在中部省份多个县城当过县委书记的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需要更有力更具体,对于市县支行要更具有操作性。另外,除了金融、税费政策,政策执行不能一刀切,要有历史视野,给企业一定时间来消化,让那些原来合法,现在不符合要求,但有市场前景的企业边生产边改进,增强市场稳定预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