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在榜单排名前250位的企业为27家,也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带来了影响

2018年8月11-15日,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孙瑞哲会长率领的中亚投资调研团一行33人在结束对哈萨克斯坦的行业调研后,来到占据中亚总人口一半以上的产棉国乌兹别克斯坦进行调研。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腹地“双内陆国”,国土面积44.74万平方公里,全国人口3212.1万,盛产“四金”,黄金、“白金”(棉花)、“乌金”(石油)、“蓝金”(天然气),农业、采矿业、纺织业较发达,乌全年日照时间300多天,农产品种类丰富。2016年中乌两国元首共同决定将双边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水平。  乌兹别克斯坦具有丰富的棉花资源优势,农业以植棉为主,但目前产业链下游生产加工能力较弱。国家对棉花种植、收购和销售实施统一管理,进行现款(美元)采购。根据美国农业部网站数据显示,2016/2017棉花年度,乌兹别克斯坦种植棉花面积为1770万亩,棉花产量81.2万吨,是全球第六大产棉国。  中乌纺织服装行业合作论坛
  8月15日,中乌纺织服装行业合作论坛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成功举办,共百余人出席论坛。乌兹别克斯坦纺织服装协会主席ILKHOM
KHAYDAROV先生在发言中表示,乌政府对此次中纺联代表团访乌非常重视,纺织行业对于乌的就业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同时乌具有发展纺织业的良好先天优势,首先乌是全球产棉大国,具有丰富的原料资源,棉纱质量高;其次,劳动力优势明显,价格具有竞争力;再次,近两年,乌的改革及发展成就突出,国际合作经验丰富,投资领域特别是纺织业,前途无量。主席表示希望中国能够把与乌的投资合作推向深度发展。
  中纺联会长孙瑞哲也在发言中指出,乌凭借今天的发展,将来一定能缔造成一个纺织业的大国和强国,中方愿加入到这个伟大的发展过程中,分享我们与外方的合作经验,并建议乌方能够重点发展化纤及混纺行业,并将绿色发展融入其中。随后,孙瑞哲会长做了“中国纺织工业的成就与愿景”主旨发言,从成就、优势及愿景三方面向参会的乌方政府、协会及当地三十余家企业做了详细的介绍。
  中纺联副会长,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执行理事长徐迎新也以“中国纺织业一带一路建设成绩和中乌合作展望”为题发表了专题演讲,他认为中乌两国要继续加强两国纺织业经贸往来,充分利用各自产品优势,满足两个市场高品质需求,并不断推进两国纺织服装领域产能合作,建立标志性项目,互补上下游产业链,共同推进产业发展。
  乌国家投资委员会及乌纺织服装协会副主席也就乌投资发展优势及乌目前纺织服装业现状分别作了报告。会后,中乌企业家以B2B的形式展开了合作洽谈。乌兹别克斯坦当地电视媒体UzReport对徐会长进行了现场采访,乌各大政府及官方媒体对该论坛做了相关及时报道。
  代表团走访乌最大产棉州-卡什卡达里亚州  中纺联代表团在乌兹别克斯坦调研期间,走访了南部的卡什卡达里亚州,并在州府卡尔希,与主管投资的副州长Babakulov
Sa’dulla
Abdullaevich先生及二十余家当地企业举行了会见。会见中,副州长提到,卡州是乌最大的产棉州,皮棉产量每年20万吨,在金昇集团的利泰纺织投资运营之前,卡州的棉花深加工能力只有7%,利泰投入运营后提升至30%。目前卡州的纺纱已逐步做起来,但是服装深加工能力还非常欠缺,同时化纤、混纺等需求量很大,希望中国未来的投资能够促进卡州这方面的发展。
  孙会长在交谈中说到,中国的纺织业在历史发展中,作为母亲行业和先行行业,对中国的经济和制造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乌国的纺织业虽然起步晚,但是起点高,体现了乌政府的决心和人民的智慧。当前,中乌政府间合作紧密,经济合作逐步加强,开放式的交流与合作必将为两国带来更多的收获和发展机遇。  01 参观利泰乌兹别克工业园并座谈  代表团在卡州还参观了两家中乌代表性企业,一家是金昇集团于2015年投资1亿美元的智能纺纱厂。2014年,金昇集团与乌方达成首期12万锭纺纱项目投资协议,建立工业园。2017年7月,一期工程12万锭精梳紧密纺纱项目实现运营并投产,年产量2.2万吨棉纱,该厂带动超过6000万美元的高端纺机设备进口,解决了当地700人的就业。2018年6月,二期项目举行开工仪式,利泰乌兹别克工业园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纺纱厂之一,提升了当地纺织工业水平。
  02 参观Sultan Textile公司  另一家是当地的Sultan
Textile公司,该公司具有一流的纺纱设备,3万锭立达全流程纺纱机,员工约270人,整个车间非常干净整洁,充分代表了乌国新型纺织企业的现代化水平。
  深入乌锡尔河州,走进鹏盛工业园  鹏盛工业园区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锡尔河州锡尔河区,距离首都塔什干约70公里,被中国商务部确认为中国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由温州市金盛贸易有限公司投资成立,目前园区入驻陶瓷厂、制革厂、制鞋厂、宠物食品厂、卫浴厂等10家企业,现有员工1500人。园区拥有铁路专用支线,专用变电所,天然气专用供气站,污水处理厂等基础设施,配套非常完善。园区后续将重点发展现代化农业、轻纺及针织品以及畜牧业等领域。代表团还参观了鹏盛棉花试验田,在中科院棉花研究所的支持下,部分棉花的亩产产量不断提高。
  在鹏盛工业园,中纺联代表团还与锡尔河州副州长米尔勒、萨比罗瓦举行了座谈,副州长谈到,目前在锡尔河州有32家中国企业家参与投资的企业,为该州创造了众多劳动岗位,随着两国友好关系的不断加深,希望中国能够带来更多的投资项目,助力当地发展。孙会长也讲到,中国的纺织业发展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实力,将会促进中乌双方的合作,并建议乌方发挥资源优势,密切合作改善棉花质量,扩大棉花种植面积,把棉花发展成为战略资源优势,同时希望乌方也有持续性的特殊政策扶持,双方如能紧密合作,加深沟通,将来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中方企业来乌投资。会后,锡尔河州Syrdaryo
TV对中纺联徐迎新副会长做了实地采访。
  通过四天对乌兹别克斯坦纺织业的实地调研考察,代表团对乌目前的纺织业现状及优势有了充分的了解,随团企业认为,乌国投资发展纺织业机会潜力巨大,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投资热点国家。

企业的实力,最能直观反映地区经济,可谓“晴雨表”。前两天,“2018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公布,我们从区域的角度观察榜单,会发现,中国区域经济的版图正在发生变化。从整体来看,全国31个省份中,除西藏和海南外,其他29省份均有企业上榜。其中,北京居榜首,上榜企业数量100家,相对去年数量有所下降,但其领先优势仍然不可撼动;江苏排名第二,上榜企业52家,较去年增加5家,在东部省份中表现亮眼;广东、山东上榜企业均为51家,并列全国第三,角逐激烈。江苏:险胜广东,民营企业发力北京作为首都,堪称央企聚集地,占据头把交椅不足为奇,反而是江苏,今年险胜广东拿下“第二名”,值得一说。先来看一组数据:江苏今年上榜企业52家,其中,民营企业44家,国有企业8家。一个细节,在上榜企业中,房屋建筑、房地产、纺织等行业占比不少,而这也恰恰是江苏民营经济的“拳头”行业。换句话来说,江苏的榜单几乎是由民营经济“撑起”,而这背后,也反映出江苏近年来民营经济的飞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江苏的民营经济创造了5.5成的GDP、近6成的税收、7成的全社会投资和8成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已经成为江苏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创业创新的主体力量、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中国企业500强’这张榜单不仅是企业实力的比拼,更是一张判断经济向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晴雨表’。”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缪荣说,营商环境越好的地方,企业活力就越强。可以说,江苏企业实力上榜的背后,也是其经济活力强的力证。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苏州为例,早在2011年,苏州就是“万亿GDP俱乐部”成员,被称为具备“一线城市水平”。“500强”榜单中,苏州有恒力、沙钢、波司登等12家企业上榜。当然,和绝大多数省份一样,江苏也经历了经济转型的“阵痛”。从工业大省、传统产业大省向新兴产业、新经济发展转型,也是江苏近年来不断发力的重点,正如江苏省社科院研究院蒋昭乙所说,“积极发展新产业将成为江苏推动传统产业向中高端迈进、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突破口。”而江苏在产业结构上的“弊病”,也体现在了榜单之中,那就是房地产、房屋建筑等传统企业占大多数,新兴行业企业上榜不足。因此,在前有北京遥遥领先,后有广东、山东紧追不舍的局势下,如何改变上榜企业“结构”、降低房地产企业占比、增加创新型企业数量?或许将成为下一步江苏的发力点。广东&山东:同为51家
谁的含金量更高?同样以民营企业见长的广东,一直是“500强”数量上的佼佼者。但作为我国的第一经济大省,今年广东的数量不仅被江苏超越,更是被山东追平。当然,纯以“数量”论不了英雄,“质量”更重要,那么,作为同样拥有51家“500强”的广东与山东,其企业排名的“含金量”究竟谁更高?首先看“后起之秀”山东,从数据来看,山东今年上榜企业51家,相较于去年增加了5家,其中,在榜单排名前250位的企业19家。山东汇丰石化以第500名的排名堪堪过线。从产业来看,山东工业大省的属性在榜单上体现明显,上榜企业的51家企业中,前14家全部是工业企业,属于第三产业的,仅有中融新大一家。放大到区域经济来看,没有跟上产业转型节奏是整个山东的“问题”。比如主导产业,山东多为资源型产业,能源原材料产业占40%以上。而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比如能耗水平,山东能耗总量、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均居全国前列,能源消耗占全国的9%,其中煤炭消费量占全国的10.6%;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全国第一;比如互联网创新,2018年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山东零上榜。“山东企业要提高‘质量’以及自身利润率,除了要增强制造业附加值外,更加需积极向三产迈进。”有学者如是评价。而与山东拥有同样51家“500强”的广东,不仅在企业排名位置上亮眼,其上榜企业的行业分布与结构也更为均衡。从数据上看,广东在榜单排名前250位的企业为27家,且多数排名靠前。尽管上榜企业总数量退居第三,但今年入围世界500强的企业达到了12家。再从行业上看,广东入围的企业中,大部分是创新型企业,例如腾讯、华为、美的等。值得注意的是,广东上榜企业的研发投入也遥遥领先,以3.3%的研发强度在所有区域中排名靠前。具体来看,广东省有40家企业共完成研发投入1603.15亿元;其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投入896.90亿元,占全部40家企业的55.95%。正如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所说,“近年来,在外需不是很强劲的情况下,广东尤其是珠三角的企业必须通过提高附加值、提高产业层次来增强竞争力。”市场化程度较高、创新型企业多、创新氛围浓厚,广东的这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创新发展中,实力提升也比较快。下一年的“中国企业500强”名单中,广东或许会重回“本位”。

“在国际纺织服装领域,我们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希望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合作之路走得更远、更好。”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会长曹甲昌在第三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期间这样说。  当地时间8月22日,为期三天的第三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在多伦多国际中心落下帷幕。来自中国、加拿大、印度、孟加拉国、乌克兰、巴基斯坦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370多家企业参加此次展会。  谈及眼下的中美贸易摩擦,作为此次展会主办方代表,曹甲昌对记者坦言,美国也是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市场的变化带来了不确定性,可能会对企业造成压力。  “但压力一直存在,不是现在才有。”曹甲昌说,随着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以及环保要求趋严,都给纺织服装企业带来了一定压力。作为传统产业的纺织服装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难免遇到更多挑战。  浙江省纺织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朱献荣表示,近年纺织服装产业已出现向东南亚梯度转移的趋势。贸易摩擦可能会加快这一趋势,导致订单外移速度加快。他认为,企业需要更多更深地开拓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国际市场,同时加快在东南亚一带的布局、合作。  “我们的灵活供货能力比较强,”朱献荣说,通过此次参展,可与当地经销商产生更直接和深入的对接,掌握加拿大市场特点,了解当地流行趋势,从而推出命中率更高的产品。  内蒙古多家羊绒服装企业也参加了此次展会。内蒙古进出口企业协会秘书长冯宝刚表示,加拿大地广人稀,物流、人工等成本较高,但受美国市场影响大,消费者对羊绒产品的认可度正逐步加深。此番参展,正是考虑到这里市场增长的可能性。  来自江苏的常熟服装城跨境贸易运营中心执行副总经理沈轶君表示,今年有针对性地组织多家有积极意愿的企业前来参展,主要目的是在海外市场打开知名度、展现产品优势,同时推动企业转变过去内贸为主时期的一些固有观念,到海外市场摸摸底、开开眼界、找找差距,提高实效和信心。  曹甲昌说,纺织服装出口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纺织服装出口总体数量不断上升。但他坦承,中国纺织服装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过去两年已有所下降。2015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额占全球总份额的38.5%。2016年,这一比例降至36.7%。  “我个人认为中国纺织服装在全球的份额可能会继续有所下降,”曹甲昌说,“这不是我作为商会会长希望看到的,但也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但他强调说,这是中国政府和纺织服装企业自身在推动“提质增效”、改进出口结构、推进企业创新驱动发展的调整过程中出现的下降。全球采购商订单逐渐转向东南亚和非洲的战略变化,也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带来了影响。  曹甲昌说,中国现在仍是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生产国和出口国。但他希望,通过更多的全球合作,把中国纺织服装产能转移为向全球提供纺织服装的服务。他相信,在中国政府的“高质量发展”战略的推动下,纺织服装业能够向全球消费品市场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除加拿大之外,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还在澳大利亚、美国、缅甸等地主办服装纺织品国际采购展。曹甲昌表示,打造这样的平台,是为了将中国优质产品更好地推向国际市场,同时吸引全球同行参与,更广泛地实现国际化的利益共享。  主办方初步反馈的信息显示,本届加拿大服装纺织品采购展首两日到场客户均超以往两届,且来自一些知名百货公司及服装品牌等的大客户明显增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