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优化进口结构促进生产消费升级,强调美国对中国发动并升级关税战的背景很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公众号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6日表示,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没有哪个国家因为与中国合作陷入债务危机的。在迄今出现的所谓“债务危机”中,没有哪个是中国引起的。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在7月16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一带一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困难,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发展融资不透明,项目推进过程中不顾及当地实际情况。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华春莹回应称,你提到的这一观点不符合实际情况,中方完全不能认同。  华春莹指出,“一带一路”建设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黄金法则,在各参与方共同努力下,近年来一大批“一带一路”合作项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为合作伙伴国带来了22亿美元税收,创造了20多万个就业岗位,得到有关国家政府和老百姓的真心欢迎。中国与希腊企业合作经营比雷埃夫斯港项目以来,比港集装箱吞吐量增长6倍,全球排名从第93位跃升至第36位,是全球增速最快的集装箱码头。肯尼亚蒙巴萨到首都内罗毕原来要用十几个小时,蒙内铁路通车后仅需5个小时。这条铁路不仅为肯尼亚人民提供了便利,还为当地经济发展增加了动力。塔吉克斯坦盛产棉花,但棉花加工能力仅占全国棉花产量的10%,中塔两国共建中亚最大纺织企业后将这数字提升到40%。加工出来的纯棉纺线90%以上销往海外市场,成为塔吉克斯坦出口创汇第一大户。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华春莹称,上周六,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午餐会上发表演讲时,讲述了一个乌兹别克斯坦和“一带一路”的故事。乌兹别克斯坦三分之一的人口住在安集延地区,以往当地人去首都塔什干,要么翻山越岭开上四五天车,要么坐火车绕道第三国,这成了该国政府和人民的一个心结。是中国工人,冒着生命危险,用900天时间帮助打通了中亚第一条也是迄今为止中亚最长的一条铁路隧道。现在,安集延地区人民仅用两个小时就能抵达首都。他们欢呼“一带一路”,欢呼中国工人帮助他们解决了行路难这个千年难题。  华春莹表示,中国在与有关国家共建“一带一路”进程中,始终坚持平等开放透明,坚持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化运作,按照市场规律和通行的国际规则行事,每一个项目都是有关各方平等协商的结果。包括中方在内的27个国家共同制定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明确要建设透明、友好、非歧视和可预见的融资环境,强调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在动员资金时兼顾债务可持续性。中方在上述原则基础上开展“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帮助许多发展中国家打破了资金瓶颈。与中国合作究竟效果如何,伙伴国政府和人民最有发言权。  华春莹称,当然,随着近期国际上保护主义上升,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外溢效应显现,世界经济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一些发展中国家宏观经济稳定性承受压力,再加上部分国家政局变化和自然灾害频发,个别“一带一路”合作项目暂时遇到困难,这是发展中的烦恼,必须也只能通过相关方的共商共建加以解决。如果就此断言“一带一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困难,并归咎于中方的投融资合作,这属于典型的以偏概全,不符合事实和主流,是很不负责任的。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中,没有哪个国家因为与中国合作陷入债务危机的。在迄今出现的所谓“债务危机”中,没有哪个是中国引起的。我们希望有关新闻报道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摘下有色眼镜,多做些客观、公正、全面的报道。

当地时间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新一轮征税清单,表示要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额外加征10%关税。中美贸易战加速升级恐怕将不可避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当天在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网发布了计划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声明,又把特朗普政府之前说过的车辘轳话再次浓墨重彩地强调了一遍,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方面:  第一,强调美国对中国发动并升级关税战的背景很“无辜”——因为中国“不公平”的做法、美国在双边贸易中做了许多亏本买卖,所以特朗普总统2017年8月14日要求启动了对中国的“301调查”,就是希望中国能尽快“迷途知返”。  第二,强调中国不听劝,未按其要求“限期整改”——声明称,过去一年,特朗普政府“耐心”敦促中国停止原有做法、开放市场、参与真正的市场竞争,并给出了“清晰和详细”的具体改变要求,但中国“并未改变令美国经济未来处于风险的行为”,反而开始报复美国产品,这样做“缺乏任何国际法理基础或理由”。  所以他们觉得,原有的力度不够了,要再加码,“这是美国在301条款授权下对消除中国‘有害’产业政策做出的合适回应”。(就奇怪怎么这个301条款哪儿哪儿都好使?)  第三,本轮措施旨在开启加征关税的程序和公布清单,正式征税至少要到8月底走完程序之后——根据公告,相关利益方可在8月17日前对征税清单提交书面评论意见,美国301条款委员会将于8月20日至23日将召开公开听证会,听证会结束后,相关利益方可在8月30日前提交抗辩意见。  怎么办?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11日发表谈话指出:“美方以加速升级的方式公布征税清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对于美方这种伤害中国、伤害全世界、也伤害自身的行为,中方在“感到震惊”的同时,“将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并立即就美方的单边主义行为向世界贸易组织追加起诉。一以贯之的,仍然是坚决应对的决心和理性冷静的作风。  短短数百字,传递出的意思却丰富深远:  1.定性美方的做法是在加速升级贸易战,是在伤人且自伤;  2.中方的心情是震惊的,但是“不可接受”的态度是明确坚定的;  3.接下去我们是有应对措施的:跟美国一对一的,我们要继续做出必要反制;与此同时,我们还将向国际社会和世贸组织争取最大程度和范围的支持。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回到美方这边来看,USTR公布的文件共有洋洋洒洒的205页,第1到10页是发起加征关税的背景介绍、美方态度、中方反应、后续程序等内容。  从第11页开始,到第205页,共195页,是扎扎实实的清单内容。总体来说,具体产品名称及类目极其繁杂,基本可以说是无所不包,一栏栏梳理后,大致分类如下图(可点击放大看),有如下特点:  第一,本轮清单打击面非常广,几乎包括衣食住行、轻工业、机械制造、生活日用品等我们普通人能想到的各方各面,乃至收藏及古董都没落下,看得出美方是想对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形成全面震慑;  第二,所列项目占了20页以上的就有三大类,图中标黄的就是,分别是:食品类,纺织品类,化学制品类;占10页以上的还有三大类,图中标为橙色的就是,分别是:贵金属类,制造业,轻工业类;  第三,从打击效果上来讲,虽然清单页面的量不能等同于实际的质,但是至少是个反映。从上面的表来看,食品类进口商品是打击的一大重点;另一类就是以轻工领衔的广义的制造业。  那么,这份惊世骇俗的2000亿清单,是不是真的像这个标榜出的数字一样吓人?  它打击的到底会是谁?我们不妨结合USTR此前公布的中美双方进出口数据做个分析:  首先,从中方向美方的出口结构来看:2016年美国从中国进口总值4626亿美元,是美国最大的商品供给方。  进口额最高的是电子机械类产品(1290亿美元),机器(970亿美元),家具及寝具(290亿美元),玩具及运动装备(240亿美元),鞋类(150亿美元)。  此外,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总额43亿美元(这已经是美国第三大农产品供应方了),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加工后的水果及蔬菜(11亿美元),水果及蔬菜汁(3.28亿美元),快餐休闲类食品(2.13亿美元),新鲜蔬菜(2.05亿美元)及茶叶(1.52亿美元)。  仅从清单的篇幅来看(具体金额仍不清楚),目前所列加税产品,打击的力量似乎并未集中在对中国出口影响最大的领域;看起来篇幅极重的食品(包括各类农产品)、纺织品、化学制品等,在中国出口美国的大盘子里所占比例相当有限,而制造业部分又有很多外资成份(根据此前USTR出台的补丁政策,这部分出口是有机会申请豁免的),这样看来,要对中国出口形成单方面且大力度的直接打击,并非易事。与此同时,中国在农产品方面出口规模本来就有限,在轻工方面的内部消化能力也比较强,劳动力成本优势(虽然在缩小)仍然存在,在出口商品的替代市场选择方面还有较大余地。  其次,从美国国内市场来看:正因为这份清单中涵盖了几乎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政府抬高的关税,很大程度上将转化成老百姓上升的消费成本和企业不得不提高的生产成本。  这些成本的增加能否轻松被美国国内市场化解?一来要看美国本身的产业体系(总体是大而全的,但是制造业及消费业常年来对进口也已经形成很大依赖),二来要看美国是不是能找到像以往中国出口一样的物美价廉的替代品。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不好,就很可能逐渐沉积为美国普通民众对政府的压力。  目前,这种担忧在美国已经不是少数——美国商会发言人说:“关税就是税收,简单明了。对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将提高美国家庭、农民、农场主、工人和就业创造者的日常商品成本。”  代表美国大型零售商的美国零售业领导协会(Retail
Industry Leaders
Association)也表示:“总统已经违背了他‘给中国带来最大痛苦,给消费者带来最小痛苦’的承诺。”该协会的国际贸易政策主管Hun
Quach认为:“受到惩罚的是美国家庭。消费者、企业和依赖贸易的美国就业岗位,则被丢在了不断升级的全球贸易战前线。”  打贸易战,是我们不愿意的;  贸易战升级,当然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  但是既然已经打起来了,也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们从来都不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豪情,  也相信风雨之后总会见到彩虹。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商务部等部门《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  《意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稳定出口的同时,主动扩大进口,促进国内供给体系质量提升,满足人民群众消费升级需求,实现优进优出,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主要包含四个方面内容。  一是优化进口结构促进生产消费升级。支持关系民生的产品进口,适应消费升级和供给提质需要,支持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日用消费品、医药和康复、养老护理等设备进口。落实降低部分商品进口税率措施,清理不合理加价;积极发展服务贸易,增加有助于转型发展的技术装备进口,支持国内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的技术、设备及零部件进口,优化鼓励进口的成套设备检验模式。  二是优化国际市场布局,加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充分发挥多双边经贸合作机制的作用,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作为重点开拓的进口来源地,加强战略对接;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加快建设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加大促贸援助力度,落实自最不发达国家进口货物及服务优惠安排。  三是积极发挥多渠道促进作用。办好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持续发挥外资对扩大进口的推动作用,完善外商投资相关管理体制,优化境内投资环境。积极引导外资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节能环保领域,进一步发挥外资在引进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和优化进口结构等方面的作用。推动对外贸易与对外投资有效互动,推动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带动相关产品进口。  四是改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条件。大力培育进口促进平台,充分依托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培育形成一批进口贸易特色明显、贸易便利化措施完善、示范带动作用突出的国家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优化进口通关流程;降低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清理进口环节不合理收费;加快改善国内营商环境,加强外贸诚信体系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公平竞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