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柯桥纺织产业加快转型升级,中方对美国棉花加征关税将导致棉花进口成本增加

中美贸易战从4月开始一直延续至今,期间虽有过反转但结果不尽如人意,目前中美贸易形势愈加严峻。可以说,中国在中美贸易关系中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其中的心酸国人可自行体会。在愈演愈烈的双边关系中,棉花不可幸免地成为贸易战的砝码,自6月5日起美棉从93美分/磅的高位回落至82美分/磅一线,郑棉也从18300元/吨的位置一路下行至16500元/吨。7月6日中美将就是否互加关税做出最后的决定,贸易战对我国棉纺织行业的影响有多大,将多大幅度影响棉花后期价格走势,下面笔者将从我国对美的棉纺织贸易情况以及我国棉纺织行业的发展状况进行分析。  中美棉纺织贸易状况  众所周知,棉纺织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2003年-2012年我国凭借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以及宽松的投资政策成就了棉纺织行业迅猛发展的黄金十年,其后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的提高,棉纺织市场逐渐向东南亚地区转移,我国棉纺织出口形势开始收缩。  毋庸置疑,目前我国仍然是纺织服装出口第一大国,但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我国更加注重内需的作用,据了解,2008年我国服装内销占比达到76%,2017年我国出口纺织品服装24640亿元,国内零售服装鞋帽、纺织品、针织等15655亿元,出口占比为63.5%左右。近年来,美国市场在占我国棉纺织出口贸易的比重稳定在16%附近,并且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占比逐渐增加,201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值2685.83亿美元,其中纺织品1104.91亿美元,1580.92亿美元,主要出口国为美国、日本、越南、中国香港,出口美国453.93亿美元,美国在我国棉纺织服装贸易的比重为16.9%。今年美国服装消费复苏趋势明显,2018年1-5月美国服装及配饰店累计销售额同比增长10.66%,料这一比重还会继续增加,日本需求则表现低迷,1-4月日本面料服装及配饰销售额累计同比增长0.79%,日本服饰需求低速增长。  因此可以预见,中美贸易战绝不会草草收场,中美双方也都在为此做充足的准备,而如果中美贸易情况进一步恶化,美方极大概率将限制中方的棉纺织出口。  我国纺织服装行业状况  近年来,我国劳动力成本提高,挤占了我国棉纺织行业利润,很多企业选择在东南亚国家办厂,行业景气指数下降,特别是坯布的生产近四年行业景气指数下行明显,目前我国棉纺织行业正在向创新方向谋发展。  加征关税后棉花价格如何变化?  首先,中方对美国棉花加征关税将导致棉花进口成本增加。虽然我国进口棉花的数额不大,但今年情况特殊,我国国储库的棉花库存下降,无论是国家通过放开滑准税增加进口,还是国储直接增加进口,我国棉花需求量将比往年有较大水平的提高。而近年来我国对美棉的进口量不断提高,主要原因在于美棉性价比较高,如果美棉的进口优势不再,中国很可能进口澳棉,而澳棉上市较晚,一般为4-9月,市场存在供需时间的错配,这将增加下半年我国对优质棉花需求的紧张局势,因此下半年国内棉花价格很可能与全球棉花价格联袂上涨。  其次,美方对中国纺织品服装加征关税。从近期的中美关系来看,中美贸易友好磋商的概率已经不大,中美各自寻找新的贸易渠道来稳固各自经济,对于美方而言,对中方加征关税后,进口可以转移到东南亚地区,但对于中国棉纺织行业来说,3000亿元的贸易额甚至未来更大的贸易市场的丢失将对国内纺织品行业雪上加霜,这将倒逼国内纺织企业对外投资速度加快,降低棉花需求。  最后,棉花价格的传导过程。从基本面来看,即使中美互加关税,由于中美棉花种植面积已成定局,对于棉花市场当前的基本面影响不大,下半年全球棉花市场仍然供需偏紧,而在互加关税的情况下价格还会趋于上涨。随着棉价的上涨,我国对棉花的需求减弱,棉花需求转为对棉纱的进口需求,纱线进口将增加,而如果棉纺织行业对外投资加速,对棉花的需求将进一步挤压,棉价趋于下跌。  因此笔者认为中美贸易紧张关系才刚刚开始,未来很可能成为常态,但短期对于棉花供需形势影响不大,市场回归基本面后还会迎来上行周期,但对于下年度的棉花供需情况则影响较大,未来棉纺织行业成本或将进一步上升,供需结构将在全球市场重新排列组合,我国的棉纺织行业也会在这次危机中加速成长。

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能否搭乘智能制造的快车?7月7日上午,远信工业2018第二届全国智能印染“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学术研讨会在新昌举行。400余位业内人士参加会议,多名专家齐聚现场,探讨印染行业发展方向。据了解,新昌目前共有纺织企业22家,纺机企业15家。作为浙江省智能纺织印染装备制造基地和浙江省智能纺织印染装备产业技术创新综合试点县,新昌将在轴承行业成批推广智能制造的基础上,启动“智能纺机技术改造计划”,一场印染行业“智能+”蜕变即将在新昌拉开序幕。“平台化服务与全产业链定制化的绿色智造将是印染行业更好的前景与最终的出路。”研讨会现场,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主任毛光烈开门见山,直言发展以数字化装备为基础、以数字化印染工厂为载体、以印染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印染产业刻不容缓。面对印染产业发展困惑,中国纺织机械协会副会长李毅表示,我国未来仍是印染布生产大国,数控与智能化技术的应用将有效提升传统机械的能力,甚至完全改变运行与操作方式。研讨会上,来自远信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德国莱默尔集团等10余家知名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以“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为主题,分享了印染助剂、染色、水洗、烘干、定形及生产管理等全流程的智能发展现状及趋势。

编者按:7月8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文章《淘汰落后产能 加快转型升级
绍兴柯桥纺织业织出新成色》,对我区加快纺织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好经验、好做法进行深入报道。柯桥日报今天予以全文转载。  淘汰落后产能
加快转型升级  绍兴柯桥纺织业织出新成色  走进浙江凡特思纺织品有限公司面料陈列大厅,五颜六色的面料布样整齐挂着,业务员一口流利英文,正陪几位外国客商挑选。专做纺织外贸的凡特思公司位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每天出口10个集装箱的产品,八成产自本地。  柯桥是我国纺织业重镇和纺织品主要集散地。过去因为这里的产品低端,国外大品牌客户不会来柯桥。近年来,随着柯桥纺织产业加快转型升级,高档纺织品越来越多,广受大品牌客商青睐。今年前4个月,柯桥高端纺织品产值138亿元,占纺织业比重达52.9%。  “嗅”到柯桥纺织产业加速转型的气息,环思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樊敏果断把公司从上海迁到柯桥,“到这里来就是准备扎根,踏上柯桥发展的节奏。”确实,对于一家纺织行业信息化建设企业,柯桥是理想的创业之地,“我们专注研发,帮助柯桥打造科技型智能型纺织企业,努力站到产业的前列。”樊敏表示。  为了实现高质量发展,柯桥将印染企业向滨海工业区集聚,同时坚决淘汰落后产能。2017年,柯桥通过整治提升工业小区,淘汰落后印染产能7.6亿米、落后化纤产能1.3万吨、落后织造产能1亿米。  绍兴永利印染有限公司从逼仄的老城区搬到了宽敞的新厂区,落后生产设备全部淘汰,一心做起了高档产品。公司新开发的真丝纱线印染,须在恒温厂房组织标准化生产。“原本国内做不了,要去国外染色。”总经理吴燕芳说,“现在新厂房完全符合生产要求,虽然运行成本高了20%,但产品利润更可观。”  原本散布的纺织印染产业集中、提升后,柯桥城区环境更美,吸引力更强。留美博士熊天任在柯桥科技园创办了浙江司泰克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这里的硬件设施是重要吸引因素,但让他感触最深的是,柯桥重视优化营商环境,吸引创新创业人才,“政府提供一站式服务,帮助我们解决困难。在这里创业,没有后顾之忧。”  “高质量发展要持续有后劲,需要高素质人才不断加入。”柯桥区委书记沈志江说,“在柯桥,从政府到企业,求贤若渴,齐心协力推动产业迈向中高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