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受到新兴市场强劲纺织需求的带动、合成纤维成本日益上涨,104组有20个督查队员

“清废行动2018”一周时间挂牌督办111个环境问题。显然,对于长江经济带上的固体废物污染问题,生态环境部决意死战。  150个督查组密布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地毯式排查,生态环境部组织的这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固体废物清理行动目的相当明确——确保长江生态环境安全。  “104组”是生态环境部派到湖北省天门市的一个督查组,20个成员中有19个来自福建省三明市环境监察系统。督查首日,生态环境部挂牌督办的24起案件中,就有这个小组发现的4起案件。《法制日报》记者有幸“跟班”督查。  几天的“跟班”过程,令《法制日报》记者亦喜亦忧,喜的是,“自助”式督查有望彻底改变环保执法不看地方“脸色”;忧的是,垃圾处置欠账严重,垃圾围城触目惊心;同时,企业违法倾倒工业废物手段恶劣。  垃圾围城汉江水质受到威胁  天门市是湖北省一个县级市,人口160多万。在天门市环保局局长胡业学看来,人口多是天门市垃圾量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苏队,你们过来一下。”5月12日,正在天门市一桥头准备通过无人机来查找问题点位时,一督查队员打来电话报告说,发现了一个问题点位。104组组长,来自福建省三明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的副支队长苏江海迅速赶了过去。  尽管到天门督查已经是第三天,但是眼前的景象仍让苏江海感到震惊,一条宽约30米,长达300多米的垃圾沟平躺在出城不远的一条公路旁边,花花绿绿,生活垃圾、建筑垃圾混杂,恶臭阵阵,不仅如此,沟里的渗滤液已经变色。定位显示,这条垃圾沟距离长江的最大支流汉江直线距离仅有2公里多,而离最近沟渠杨家新沟仅5米。  现场检查,督查队员发现,这条垃圾沟下面无任何防渗措施,上面未苫盖,同时伴有恶臭气味。104组当即叫来天门市的有关负责人进行现场确认。  当天,104组在位于滩涂的多祥镇老垃圾填埋场发现了一个倾倒面积约800平方米(深度不详)的生活垃圾场,该垃圾场同时夹杂少量医疗废物。据督查队员介绍,该垃圾填埋场虽已停止使用,但未封场,未落实防渗措施和垃圾渗滤液收集设施,更为严重的是,这个垃圾场距离汉江不足百米,存在较大环境安全隐患。  “清废行动2018”第104督查组在天门市开展督查时,利用随队携带的无人机发现黄潭镇东河桥旁时有一处50米长、10米宽的生活垃圾倾倒点,该倾倒点紧邻东河(汉江支流),距入汉北河入河口约250米,对汉北河及地下水产生严重环境安全隐患;天门市竟陵街道汉北桥头荒地内现场倾倒有约上千吨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等混合固废,距汉北河(汉江支流)不足百米,倾倒点无防渗漏措施,地面裸露;天门市竟陵街道江河村汉北堤街江家河两岸倾倒有大量固体废物,主要为建筑垃圾和少量生活垃圾(水体黑臭),长度约300米,总量约1000吨……  据104组介绍,督查中几乎每天都能发现垃圾随意堆放污染环境问题。天门市有关负责人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104组进驻天门市后,天门市集中清理各类垃圾,以致到垃圾填埋厂排队卸垃圾的车辆大排长龙。  垃圾围城已是不争的事实。督查组认为,值得警惕的是,这些垃圾沟(场)基本都没有防渗措施,而天门市又是一个河网密集的城市,不仅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的水质受到威胁,就是地下水也有被污染的风险。  企业恶意倾倒疑似危险废物  按照天门市有关方面的介绍,垃圾围城大多有其历史原因。但是,恶意倾倒疑似工业危险废物性质就不一样了。  5月12日下午,104组的督查队员在岳口镇通往健康村、七屋巷村的一条土路上偶然发现了一大片被沙子覆盖的土地,土地的边缘渗出了白花花的物质,这片地的旁边就是一个自然垃圾填埋场,这引起了督查队员的高度警觉。  买来铁锨,没挖几下先是露出黄色的物质,再深挖就是黑色的物质,而且,黑色的物质非常坚硬。督查队员用铁锨挖了一块黄色物质,倒入一点水,通过随身携带的PH试纸一测,黄色物质的酸碱度居然达到13—14,“这说明黄色物质属于强碱,疑似危险废物。”104组组长苏江海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黑色物质应该是工业固废。  正说着,苏江海胳膊上不小心碰到黄色物质的地方已经泛起了条条红色的小包。再进一步检查,督查组发现,黄色物质边缘部门白花花的东西是工业碱,而白花花物质下面就是一条河沟,河沟旁边的植物己全部枯萎、死亡。“很有可能是被烧死的。”让苏江海认定这堆物质是工业固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河沟里还有一个化工企业用的“计量罐”。  经过初步测量,黄色的疑似工业危险废物,倾倒面积约6平方米,深度约0.5米。而黑色的工业固废面积约300平方米左右,深度有1米。  于是,苏江海叫来当地环保部门前来确认,后当地村委会的村干部也被叫来询问。  七屋巷村委会主任承认,沙子是他叫人盖上的,但他表示不知道沙子下面是什么,更不知道是工业废物。几番对话下来,村委会主任开始前后矛盾。  督查组认为,这显然是一起恶意倾倒事件,而且性质恶劣。  天门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就这个问题,当天他们已展开调查。  “自助”督查打造环保执法铁军  “到了吃饭时间,我们先去吃饭,晚上我们还要开碰头会。”5月11日晚上近7点,苏江海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要分批去吃饭。  “分批吃饭?”虽多次参加环保部门组织的各类督查,但“分批吃饭”还是第一次听说。  苏江海向《法制日报》记者解释说,按照生态环境部的统一部署,前来参加“清废行动2018”的督查人员必须填写“廉洁守纪承诺书”。  “在天门市督查期间,我们原则上独立开展督查。”苏江海说,出去督查是自己租车,找不到地方就启用导航;吃饭是队员在网上自己订,住房费用自己结。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这种“自助式”督查以往并不多见。  一盒米饭上面盖着青菜,少许肉,另一盒菜汤,5月13日中午,当《法制日报》记者来到福建省环境监察总队陈志辉的房间时,他正在吃午饭。“这么简单,能吃好吗?”“这样挺好,我们想吃什么就叫什么,没有陪同不需要应酬。”陈志辉说,104组有20个督查队员,这些督查队员被分配到不同的组,有去现场的,有整理信息的,等等。在他看来,这种吃饭方式可以满足每个组的工作需要。  “清废行动2018”启动之初,生态环境部明确提出,此次督查原则上不需要地方陪同,由督查人员独立核查。在天门,《法制日报》记者看到,一支独立的环保执法铁军正在逐步走向成熟。

你可曾想到,用海洋垃圾制造的运动鞋,卖了100万双,甚至还成了阿迪达斯财报的亮点?  那么,当我们穿着塑料瓶、羊毛、玉米做成的球鞋和球衣时,制造商和消费者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运动品牌:争着抢着做环保?  上个月,阿迪达斯公布了新的财报,2017年财年的阿迪除了“全年销售大涨16%”、“在大中华区拿到了全年29%销售增长”的亮眼成绩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成绩:他们卖出了100多万双由海洋塑料垃圾做成的运动鞋。  与此同时,在22日的世界地球日上,所有的美职足球队(除了华盛顿特区联队)都展示了阿迪达斯联名Parley(Parley
for the
Oceans,海洋环保组织)的2018赛季的球衣。  “这是我们我们将继续投入的地方,”阿迪达斯CEO卡斯帕-罗思德在3月份接受采访CNBC时表示,“今年我们还将会卖出10万双完全3D打印的鞋子。”  拿到百万成绩的海洋垃圾制造的运动鞋,俨然已经成为阿迪新的产品方向。  2015年,阿迪达斯成为Parley的全球合作伙伴,同年就开始推出了几乎完全由海洋塑料垃圾为原材料的环保概念鞋,并命名为“adidas
x
Parley”。6月底,阿迪达斯在联合国总部带来了第一款不同的UltraBOOST,它有着独特的鞋身设计,上面的纱线等材质都来自于塑料瓶、非法捕鱼网等海洋中的废弃物。  时任阿迪达斯全球执行董事Eric
Liedtke,在联合国总部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谈上,展示了这双环保概念鞋。  据了解,该系列的材料来源于回收而来的海洋废弃物、非法偷猎穿上收缴的渔网,利用机器将塑料瓶打碎、分解,从而提炼得到纤维物质等基本材质。另外,鞋面部分由5%的回收聚酯(比如渔网)、95%的回收塑胶制成,原材料的也都是附近海域海面上的漂浮物,每双球鞋平均能耗费11个塑料瓶。  除了球鞋,阿迪达斯还利用相同的材料,为皇家马德里和拜仁慕尼黑制作了队服。此外,在2014世界杯期间,法国、荷兰、美国等10个国家足球队的球衣,便是这些回收的塑料瓶制作而成。2016年奥运会美国男篮的战袍,也是球衣赞助商用塑料瓶制作而成,高科技战袍除了环保外,还带来了更轻、更透气的穿着体验。  环保:名利双收的选择  这么看,这项兴起于2010年的技术并不复杂,但环保概念还是让他们迅速俘获了市场青睐。  Parley作为环保机构,负责回收废弃与污染物。而与阿迪达斯推出联名款,则是为了唤起人们对海洋塑料污染的关注。而对于阿迪来说,利用可持续材料制作球鞋的新技术,则帮助他们树立了环保健康的形象,吸引中产们的目光和更多消费者——据了解,首批7000双在2016年11月中旬于官网开售,每双售价为200欧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  与此同时,环保产品还能逐渐淡化此前品牌们的“坏名声”。  2013年,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就曾指责阿迪达斯、耐克以及李宁等运动品牌并未按照承诺在生产产品过程中减少化学毒物的排放。而在2011年,在民间得到大量支持的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发布报告称,阿迪和NIKE在中国的工厂向河流非法排放环境激素类物质,这类物质会干扰生物的内分泌,危害生殖系统。  可以说,环保组织一直对各大时装品牌不断施压,虽难以使工厂的环保变理想,但这让品牌商们想要竭力扭转这一负面形象。去年,阿迪达斯还在在德国纽伦堡推出了第一家“绿色”概念零售店,配有节约能源装置,同时,阿迪达斯计划在2900家门店废除使用塑料袋。  而在阿迪之外,主打“绿色环保”的运动品牌越来越多。  2017年9月份耐克研发出一种新型再生皮革材料Flyleather,这种材质由至少50%回收天然皮革纤维与水制作而成,比普通皮革轻上40%,且耐久性是普通皮革的5倍,此外整个生产过程中也节省了90%的用水量。此外,Nike
Grind材质便是回收再生材料制作而成,目前已有7成以上的耐克鞋类和服装产品用上了这种材料。  2016年年底,在阿迪达斯赞助的拜仁慕尼黑和皇家马德里两支俱乐部球队在比赛中,首发运动员所穿的球衣使用了308个回收的塑料瓶做成。  彪马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可降解、可循环利用的产品组合InCycle,其中彪马的篮球T恤可实现完全降解。而锐步也在2017年4月份推出一双环保概念鞋,鞋面由有机棉编织而成,鞋底则是用工业玉米制作的。与此同时,在获得1750万美元的融资后,新西兰初创羊毛运动鞋品牌Allbirds也推出了由桉树树纤维制成的新款运动鞋。  而主打环保的产品不仅在鞋上。Parley的创始人Cyrill
Gutsch表示,与阿迪达斯合作开发的创新技术不会停留在鞋类,利用再生纤维为材料3D打印服装产品、运动道具会是主要合作方向。  卖的是概念,还是产品?  如今,阿迪将自己的环保产品延续到了更多领域,也将目光聚焦在女性身上。此前,阿迪与瑜伽生活品牌WanderlustUltraBoost合作发布了用可回收材料制作的一系列服饰,包括紧身裤、连体衣、短裤和运动包。  阿迪达斯女款系列总监艾莉森-斯戴瓦(Alison
Stewart)表示:“我知道阿迪达斯的女性客户都对环境问题非常关注。现在,有了新产品,大家可以从行动上为地球做出改变,这对身体健康也有好处。”  这么看,品牌们的环保战略取得了不小的认可,而这类产品除了环保时尚,还比较贵。据了解,阿迪的UltraBOOST、UltraBOOST
X和UltraBOOST
Uncaged三款发售于2017年5月份,售价为1599和1699元。  因此,这类产品的成本与量产问题也需要被重视,尤其是在3D打印技术尚不完整的当下,材料可降解性、工艺节能、余料处理等问题,都是必须面对的。环保在成为产品特点的同时,仍要警惕它不要变成营销手段。  耐克NBA战袍的全新科技,采用塑料瓶制成,但本赛季初频繁遭遇撕裂,也成为了一大问题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科技手段正不断让体育产品走进人们的生活,也增加了体育出现的场景,技术进步在提升参与体育的同时,也让人类的生活得到了质的变化,而关于海洋环保等问题,则是在技术之外,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的大话题。  科技改变生活,科技改变体育,科技应该成为帮助体育产业降低成本,提升销量的重要手段,而非仅仅是噱头而已。我们也希望在阿迪与耐克之后,有更多国产品牌加入到环保的大军中来。

一项普遍大致乐观的新预测指出,棉花受到新兴市场强劲纺织需求的带动、合成纤维成本日益上涨,以及对超细纤维污染问题的担忧等因素推波助澜下,其消费量将继续上涨。  根据国际棉花谘询委员会(Cotton
Advisory Committee,
ICAC)最新展望,如以该种事态如预期般继续发展下去,棉花短期的前景是乐观的。  该报告指出,其棉花消费量在过去3季仍稳定成长,预估将继续上涨,预计2017/18年和2018/19年将分别成长3.6%和4.4%。  新兴市场对纺织需求强劲、合成纤维生产成本不断高涨,以及超细纤维污染造成环境破坏意识抬高等因素,将带动棉花消费量向上攀升。  然而,政府间组织还指出,预估2017-18年度全球棉花产量达2,570万吨将超过其消费量2,540万吨。期末库存可能将成长1.5%至910万吨。  所关切的还包括病虫害及恶劣天气的威胁。本季,全球最大的棉花生产国印度,由于大批红铃虫侵袭,棉产量遭受损失,预计2018/19年棉花种植面积将减少至1,200万公顷。  身为全球最大出口国的美国其棉花种植意愿则反映出在2018/19年度其棉田耕植面积将增加到490万公顷,但将需密切监测美国和澳洲地区的乾旱情况。  就国际棉价而言,预测2017/18年度的棉价每磅为75至87美分,而2018/19年每磅为67至106美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