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较,即改变碳纤维织物表面ALD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纺织行业产业结构持续改善,行业竞争力不断提高,纺织大国地位牢固树立,在科技创新、品牌创立、人才培养、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纺织行业保持了平稳、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态势,产业结构持续改善,行业竞争力不断提高,在国际市场上的产品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也持续增强,纺织大国地位牢固树立,在科技创新、品牌创立、人才培养、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正在向纺织强国迈进。同时,纺织行业正在由传统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科技产业、时尚产业、先进制造业转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纺织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增速较2016年同期提高0.4个百分点;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9.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5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1.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5.3个百分点。这些数据正是近年来纺织行业经济稳中向好的最新注脚。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引下,纺织行业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出口稳居世界第一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输出国,纺织服装也是我国出口创汇的支柱性产业。近年来,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规模虽受到国际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有所波动,但仍在国际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据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2701.20亿美元,约占全国出口贸易额的12.9%。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复合年均增速为0.7%。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统计,近年来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占世界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的比重始终保持在37%左右,稳居世界第一位。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建设在新时期也给国内纺织产业带来了新机遇。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孙淮滨副会长介绍,今年上半年我国纺织产业出口规模1240亿美元,其中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出口规模为429亿美元。越南、俄罗斯、菲律宾、孟加拉、阿联酋等国是我国纺织品最主要的出口国。  在投资方面,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纺织行业在全球的投资规模为26.6亿美元,其中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达到6.4亿美元,以周边的新加坡、越南、柬埔寨、埃及和缅甸等国为主。除了周边国家,还出现了投资向非洲国家延伸的趋势。  孙淮滨认为,我国纺织行业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我国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在贸易畅通上已经有了很好的合作,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纺织品贸易表现会更加出色。  规模市场量质齐升  为了满足国内外纺织品服装市场需求,近年来我国纺织行业的生产规模持续扩大。2012年,我国纺织纤维加工量为4540万吨。到2016年,我国纺织纤维加工量为5420万吨,年均增速为4.5%,占全球纤维加工总量的比重超过50%。  我国纺织行业主要大类产品产量也表现出规模不断扩大。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全社会纱产量为2984.0万吨,布产量为848.9亿米,化学纤维产量为3837.4万吨;至2016年,我国全社会纱产量达3732.6万吨,布产量达906.8亿米,化学纤维产量达4943.7万吨。纱、布、化学纤维产量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分别为5.8%、1.7%和6.5%。  受行业发展环境平稳、行业结构调整加强等因素影响,我国纺织行业的投资信心持续增强,投资增长保持稳健。2012年,全行业实际完成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7793.02亿元,占同期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08%;2016年,全行业实际完成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12838.75亿元,占同期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12%。我国纺织行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3.29%,高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年均增长率(12.79%)0.5个百分点。  如今,纺织行业用于产业的新产品层出不穷,如用在宇宙飞船上和用于医学人造器官上的新型纺织材料,以及用在农业、工业等产业领域的纺织产品大幅增长。  5年来,我国纺织行业积极开展结构调整,加强企业市场反应能力,行业质量效益得到持续改善,占全国工业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利润比重持续提升。  据国家统计局年报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规模以上纺织企业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57361.31亿元;2016年,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73302.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3%。2016年规模以上纺织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国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较2012年提升了0.2个百分点。  一系列掷地有声的数据,充分体现出了中国纺织工业正在由大向强转变,“传统”标签正在剥离,科技、时尚、绿色成为纺织行业的新标签、新符号。展望未来,我国正在一步步接近世界纺织强国的目标。  四大战略稳步推进  《建设纺织强国纲要(2011-2020年)》在2012年发布。5年来,《纲要》提出的科技强国、品牌强国、可持续发展强国和人才强国四项重点战略都取得了良好的阶段性成果。实际上,我国纺织业在诸多方面已经领先世界。  坚定科技进步是推动纺织强国的核心力量。通过国家政策导向、发布行业科技纲要和专项基金奖励,引导行业加强重点领域科技创新;开展“纺织之光”重点技术成果推广工作,建立“云平台”创新推广模式;建立化纤、产业用、新一代纺织装备、服装智能制造等创新联盟;加强标准化工作,逐步与国际接轨。  坚持品牌建设是构筑纺织强国软实力的有效途径。相关部门有组织地开展品牌培育、区域品牌试点和品牌年度报告发布工作,构成行业性品牌发展的方向引导;持续开展规模化、上下游、国内外行业展览活动,发布纤维、面料、服装、家纺流行趋势,有效促进全产业链品牌体系的建设。  坚持可持续性是实现纺织强国建设与发展的重要保障。相关部门积极推广节能减排先进适用技术,开展企业节能诊断,推动企业装备和工艺技术绿色化改造;开展生态文明万里行活动,探索纺织企业建设生态文明工作的评价指标体系和运行模式;深入贯彻企业社会责任标准,贯彻纺织绿色工厂评价准则,推动建设绿色供应链体系,为发展行业绿色制造奠定基础。  坚信人才队伍是纺织强国建设的根本和关键。5年来纺织行业获得科技进步奖人数超过5000人次,形成行业科技创新人才的激励氛围;评选年度创新人物、优秀企业家、学术带头人、设计大师,各行业工种技能比赛和设计大赛,推动多层次人才体系形成;充分利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教育、科研与培训资源,培养更多行业适用人才。  5年来,中国纺织业紧盯经济全球化和“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走出去”机遇,借助国际纺联和多边、双边行业交流机制,以国际产能合作为重要抓手,引导企业跨国开展投资、贸易、技术与资源合作,初步形成在周边国家发展加工基地和全球化的纤维原料、设计研发和品牌渠道的布局体系,使纺织业这个传统支柱产业,朝向创造国际化发展新优势产业的方向发力,并凸显我国纺织产业现阶段科技与时尚相融合、生活用和产业用并举两个新特点。  “借力‘一带一路’建设,相信我国的纺织产业能有更多新的发展机会,这也是我国从大国纺织向强国纺织转化的有力助推器”,孙淮滨说。

过去5年,我国茧丝绸行业在结构调整、科技进步、品牌建设、文化传承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2011年~2015年,累计实现蚕农直接收入1115.4亿元,规模以上企业产值6413.0亿元,真丝绸商品出口166.0亿美元,为富农减贫、保护生态、繁荣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  受传统出口市场萎缩和国际竞争加剧影响,“十二五”期间,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较“十一五”略有下滑,年均出口33.2亿美元,比“十一五”期间下降2.2%。丝绸企业加大新兴市场开拓力度,2015年,我国丝绸商品出口国家和地区达到183个,比2010年增加了30个。  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稳定提高,以蚕丝被、丝绸家纺、丝针织品、丝绸饰品、丝绸礼品为代表的丝绸产品消费逐渐升温,内销比重持续提高。“互联网+丝绸”销售模式逐步成熟,线上丝绸消费快速增长,市场潜力不断释放。  “十二五”期间,“文化+品牌”融合发展模式初见成效。民营资本和工业企业投资建设丝绸博物馆和文化创意园积极性高涨,丝绸工业旅游和文化旅游方兴未艾。蜀锦、宋锦、云锦、缂丝等民间传统丝绸工艺技法得到传承和挖掘,丝绸非物质文化保护取得显著成效。全行业开展了系列整体宣传活动,龙头企业加大力度收购国外品牌、培育品牌消费群体,以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为核心的丝绸自主品牌体系正逐步形成。我国首个主导制定的生丝电子检测国际标准研制成功,标志着行业标准化工作取得历史性突破。多次举办专业展会、国际论坛,为促进国内外产业合作搭建了交流平台,国内外各层次合作持续深入。  近年来,丝绸企业深入拓展国内丝绸消费市场。以个性化、定制化、高品质、“商品+服务”等为重点带动丝绸消费结构升级。创新营销模式,建设专业营销网络和现代物流体系。积极融入互联网经济,推进无店铺零售和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不少企业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和传统丝绸技艺融入服饰生产,将丝绸历史文化元素和市场需求有机融合,提高了丝绸产品的综合附加值。

碳纤维由于具有独特的物理化学性能,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汽车、化工、基础设施、军事、体育、能源、纺织等各个领域。但是,碳纤维的类石墨结构使其表面呈化学惰性、界面能低、界面浸润性能和高温耐氧化性能差、缺乏具有较高反应活性的化学基团,这使得碳纤维与其它基体材料之间不能形成有效的界面耦合作用,界面强度下降,从而严重影响其力学性能。另外,与染料分子间低的化学键合作用,使其难以染色,从而导致所开发的碳纤维制品色调过于单一,难以满足消费者的时尚化需求。  现有的实现碳纤维织物着色的方法有:织入约50%的可染色纱线,如玻璃纤维、涤纶、铜、芳纶等,但碳纤维织物的机械性能也会相应地下降;苹果公司公布的一项专利US7790637
B2通过增加一个附加的“罩层(scrim)”来改变碳纤维织物的外观颜色。曼彻斯特大学在不久前开发出一种新的电致变色树脂,可用作碳纤维预浸料,使其在外加电场的作用下发生稳定、可逆的颜色变化。  尽管如此,在保持碳纤维织物高机械性能的同时实现其直接着色仍然是科学家需要攻克的难题。近日,我国湖北大学王世敏教授和武汉纺织大学徐卫林教授等指导的研究团队研究出一种有效、易操作的碳纤维织物着色方法,不仅颜色可调,还具有优良的耐洗涤性能。这项研究已经发表在国际材料科学领域顶级期刊《ACS
Nano》上(Facile and Effective Coloration of Dye-Inert Carbon Fiber
Fabrics with Tunable Colors and Excellent Laundering
Durability)。据介绍,该研究主要从仿生结构生色的思路出发,采用ALD(原子层沉积)技术在碳纤维/织物表面构建尺度各异的非晶TiO2薄膜,实现了碳纤维及其织物的着色。  结构色是由于自然界中一系列因特殊光学尺度的微观结构对可见光进行选择性反射、色散、散射、干涉、衍射和透射等物理作用而产生的五彩缤纷的生物色彩。结构色所具有的无污染、不褪色、高饱和亮度、无虹彩效应的显色机理也使其具有其他染色技术所无法比拟的技术优势和广阔的应用前景。这为碳纤维的生态着色提供了新的思路。  大自然中的结构色  用于构建结构色的方法包括溶胶-凝胶法、自组装、全息光刻、喷墨印刷、阳极氧化、电泳沉积、电纺和原子层沉积(ALD)等。ALD是一种特殊的化学气相沉积技术,由于自限制表面化学反应特性,原子层沉积技术具有优异的保形性、大面积生长的均匀性以及精确的亚单层薄膜厚度可控的特点。纳米级可控化学键合生长以及优异的保形性特性使其兼具耐服役特性,而且操作方便,稳定性高,不受基体材料大小和形状的限制,能够原子水平上控制膜的组成结构和厚度,适用性广,对周围环境无污染。  但是,由于碳纤维织物表面主要是化学惰性的sp2键,启动CFF上的ALD反应比较困难。这项研究利用碳纤维表面存在的缺陷和含氧官能团(如-OH和-COOH),可有效启动TiO2薄膜生长的特性,首先引入TIP(四异丙醇钛),通过碳纤维表面上-OH或-COOH的活性基团的自限制化学反应在碳纤维表面形成-OCH(CH3)2,并引入H2O与-OCH(CH3)2反应形成单层TiO2薄膜和外露的-OH,每个步骤之后通过氮气吹除剩余物质。通过重复上述ALD循环数目,可以精确地调节所需的TiO2薄膜厚度。  环绕在碳纤维外部的TiO2薄膜  通过控制非晶TiO2薄膜的厚度,该研究实现了三原色红、黄、蓝的成功制备,并能通过三原色的复合,即改变碳纤维织物表面ALD
TiO2的厚度,获得其他各种不同的颜色。且所形成的TiO2薄膜耐洗涤性能优良,可经受50次的洗涤。这一成果为实现碳纤维及其织物的生态着色指明了方向。  本文由《纺织导报》根据论文《Facile
and Effective Coloration of Dye-Inert Carbon Fiber Fabrics with Tunable
Colors and Excellent Laundering Durability》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