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不仅诞生了一批,供应链品牌、渠道品牌和特质品牌

5年来,纺织行业经过转型升级的洗礼,已逐步呈现出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各区域为了向“纺织强省”进发,不断创新思路,转型升级,促进行业稳健发展。其中“调整产业结构”、“加强创新驱动”、“发展智能纺织”都成为了各省市不可或缺的关键词。在这些关键词的带动下,各区域根据自身的特点,转变思维,创新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新路径,促成了各区域“争先发展”的良好局面。  江苏省  多管齐下转型升级显成效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江苏纺织结构性调整初见成效,转型升级业绩喜人的五年。五年间,江苏纺织企业认真贯彻十八大精神,主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面对经济新常态诸多压力,坚持进行结构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形成了利润增长快于速度增长的新格局。    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6年,江苏纺织业的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行业利润也始终逐步提升。经过持续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江苏省纺织服装业在智能制造方面不断提升,集群经济发展迅猛,“走出去”不断探索争先。  智能制造展现强省风范  纺织工业是传统产业,而智能制造是未来制造业发展的重大趋势和核心内容。江苏纺织业积极推进两化深度融合,以智能化制造带动转型升级,大幅度提升生产效益,体现出纺织强省的风范。  在棉纺织方面,无锡一棉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万锭用工是国内棉纺业平均水平的1/5,用工人数20人左右,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类产品售价高于市场价格10%以上。其智能车间9万多个传感器使车间形成智能化生产线网络,实时监控生产状态、产品质量和机组用电信息。  在化纤领域,盛虹集团所属的国望高科纤维有限公司纺丝车间,实施机器人络筒自动化作业后,车间生产线人员由原先的10人减少为4人。京弈特纤、生生源等重点企业也大量引进流入智能装备。  服装方面,海澜之家服饰有限公司针对服装市场需求变化快、小批量、多品种的特点,建设能够保证物流配送及时、准确的智能立体仓库配送体系,成功转型成为以研发设计、品牌营销为主的服务型制造企业,外包生产,每天实时结算。晨风集团与三菱重工合作,研发了一系列的“机器替代”,其衬衫自动流水线将以前一天台产十几件提高到50多件。  集群经济促进提质增效  产业集群的竞争力来源于打通产业链上中下游,既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又提质增效。近年来,江苏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不仅诞生了一批“百亿”级别的纺织特色名镇,打造了千亿级别的产业基地、专业市场,成就了江苏纺织业的万亿规模,更率先以“创新型、智能化、国际化”为方向走在产业集群“智慧转型”的前沿,一批特色小镇脱颖而出。  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积极组织协调,通过各地扎实地工作,宣布了14批产业集群试点单位。目前,全省有纺织产业基地县(市)15个、特色城7个,特色镇53个。全省涌现出近80个纺织服装集群,其中涌现出常熟、江阴、吴江3个千亿级基地。  随着产业集群经济的蓬勃发展,江苏还涌现出一批别致的特色小镇,成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旅游资源的平台。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积极打造主题鲜明的特色“丝绸小镇”,提出了“一丝兴三业,三产绕一丝”的发展思路,把“丝绸之路”融入一产、二产、三产中去,即将产业融于“一根蚕丝”,以扩大种桑、科学养蚕为一产基础,延伸至推动二产谋求创新、更接地气,撬动以“丝绸”为主题的古镇旅游、商贸流通、文化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建设百亿级的产业集群。常熟市海虞镇先后斩获中国休闲服装名镇、江苏省休闲服装产业集群品牌培育基地和江苏省休闲服装优质产品生产基地等荣誉,如今的海虞镇被住建部评为“江南无忧小镇”。  “走出去”布局国际市场  中国纺织业具有国际优势,“走出去”对于建设纺织强国有着重要意义,作为中国纺织业的排头兵,江苏纺织业在布局国际市场方面也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红豆集团率先在柬埔寨的西港特区打造出口加工基地,为中国中小企业“走出去”提供平台,整体开发面积达11.13平方公里,园区可容纳300家企业入园,解决柬埔寨8~10万人就业问题。东渡纺织集团把财务结算中心和设计中心放到了新加坡,大幅度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有效地提升企业盈利水平。  在江苏,走出国门进行战略投资的纺织企业还有很多,并且这支队伍在不断增大。毋庸置疑,新常态下产业发展环境和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五年来江苏纺织业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成为行业发展最大动力,取得了亮眼的成绩。江苏纺织业将以创新驱动、内生动力、绿色发展为根本,通过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给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新动力。  浙江省  从“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变  改革开放以来,传统制造业成为拉动浙江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浙江通过大力发展传统纺织工业,成为全国外贸大省,“十一五”至今,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浙江纺织工业主动应对全球市场变化,攻坚克难通过转型升级焕发出新活力。  产业积极拥抱互联网  “十二五”以来,浙江积极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纺织服装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发展,引导浙江纺织服装企业运用互联网进一步拓展国内外市场。以桐乡为例,目前,拥有电商企业超过2万家,年交易额达680亿元,桐乡加快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重点致力于产业基础扎实、竞争优势突出、带动能力较强的化纤纺织产业提升工作,突出“互联网+”,大力实施千亿元产业培育行动。濮院针织产业园以打造全球知名的、时尚的毛衫针织服装设计、创意、研发中心为目标;临杭经济区要以打造国家级化纤新材料产业基地为目标,化纤产业规模总量突破1000亿元。  浙江纺织业从战略高度提前布局,把“纺织面料工业4.0”纳入“十三五”规划,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推进。绍兴东方舰服饰有限公司作为本土首批应用电子商务的服装企业,积极与互联网云技术公司合作,开发ERP软件,形成线上线下批发商、代理商实时共享公司新品发布、库存货等信息情况,改变传统服装企业提前半年新品发布的惯例,大大方便代理商订货、补货,同时还大幅减少商品库存。像这样的公司在绍兴还有不少,他们通过建立信息系统,按需生产,实现整个流程智能化、全透明,提高预测效率和生产速度,同时压缩生产周期,提升企业竞争力。  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不论是企业还是集群,都想方设法构建“互联网+”之路。海宁家纺结合“互联网+”,可以说是改变了窗帘行业传统发展局面。新产品迭代速度加快,产品种类不断丰富,市场流通效率提升,家纺产业如今已然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  创新促进品牌层次提升  2013年,浙江纺织工业产值已经超万亿元,但是生产规模虽然持续扩大,也面临增速回落、纺织集群层次不高、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浙江纺织业强化创新驱动,以建设时尚特色小镇为载体,以发展时尚产业为抓手,引领纺织服装行业健康发展。兰溪纺织业以时尚纺织为主题、以提高创新能力为引导,从2011年~2016年,规模以上时尚纺织企业家数从152家发展到183家,规模以上时尚纺织行业产值从164亿元增加到336亿元,增长104.88%;利润从6382万元提高到101172万元,增长了13.85倍,实现了13年连续漂红的高速增长。  在品牌建设上,鼓励企业将国内自主品牌进行国际化延伸,如万事利集团2013年成功收购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法国丝绸企业MARCROZIER,并邀请原爱马仕丝绸控股集团CEO加盟万事利集团进行品牌运营。提升纺织业从“浙江制造”走向“浙江创造”,实现从贴牌加工制造出口为主转向自主品牌生产、国内外共同销售,实现“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的提升。  “十二五”期间,浙江大力推进时尚名城、特色时尚产业基地、时尚产业园、重点时尚品牌企业等产业平台建设,发展以纺织服装服饰为主的时尚产业,浙江纺织工业已从“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变。  智能制造引领产业升级  现今,浙江纺织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其发展面临着劳动力成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出口市场竞争加剧等现实问题。面对发展困境,浙江纺织业积极求变,以智能制造为手段,开展生产模式、商业模式的变革,推动浙江纺织行业向高端发展。  提升纺织设备智能化技术水平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保障产品质量的重要举措。浙江已经在智能纺织印染装备领域建设9家重点企业研究院,它们的科研攻关成果分布于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有效提升了产业链的整体水平。这些研究院成为了浙江纺织装备生产企业的“智库”,技术人员源源不断地提供创新成果,为浙江省现代纺织业带来种类繁多、功能齐全的高端机械装备。  对于纺织行业走智能化的道路,浙江绍兴的政府和企业都在积极行动中。例如,绍兴县瑞群纺织机械科技公司研发的印花机器人成为了一大亮点,机器人利用其手臂、手腕、末端执行器自动进行纺织网版、舀取色浆等一系列娴熟的动作,这种“机器换人”的做法为企业提高印染产品附加值提供了技术支撑,是浙江纺织印染设备智能发展的方向。  河南省  创新驱动增添发展新动能  据新野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披露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25.8亿元,同比增41.66%;净利1.37亿元,同比增102%。上半年,公司继续加强新疆原料基地建设,完善上下游产业链,提升主营业务竞争能力。公司子公司与新疆国经贝正棉业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控股国经贝正棉业下属的6家轧花厂,加大优质低价原棉供应量。新野纺织转型升级新突破,是河南纺织转型发展的一个缩影。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河南纺织吹响了向‘纺织强省’迈进的号角。只有创新驱动,才能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增强市场竞争力。”河南纺织协会常务会长袁建龙表示。  抓技改上项目促进转型发展  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河南纺织发展铿锵有力,平稳有序。5年来,河南纺织经济效益逐年攀升。  去年,新野纺织第二次股票增发成功,募集资金7.6亿元;投资9亿元的新疆两个纺纱项目投产;投资10亿元的本部针织染整项目和12万锭智能纺纱两个项目顺利开建。企业竞争力进一步增强。永安纺织从“永安制造”向“永安智造”转变,与中国恒天集团签订协议,100万锭智能纺纱项目正式落地,双方约定将分批建造“智能纺纱制造基地”。裕丰纺织退城进园前期工作完成,一个10万锭的集粗细络联自动打包的智能化纺纱工厂即将开建,无人值守的黑灯车间工厂即将成为现实。南阳纺织集团,投资近8亿元的20万锭高档新型纺纱项目建成投产。雪阳集团围绕“坯衫”主线,实施“东挺西进,转移腾挪”的8字方针:乌兹别克斯坦生产基地的建立、郑州保税区仓库的建设、上海雄翼资产和创衣客平台的运作,形成了东挺西进、一高一低的战略布局;团结中路的改造、老棉纺厂的退二进三、雪阳·坯衫城的建设,使转移腾挪工作稳步推进。这些一个个项目的建成投产,不仅促进了产业转型发展,也将成为企业新的经济增长点。  调整产业结构焕发企业活力  平煤神马集团以国际化视野、前瞻性眼光,加速做大做强做优尼龙产业,打造尼龙66和尼龙6优势互补的“大尼龙”产业格局,使一个亚洲最大的尼龙产品及中间体制造基地迅速崛起。在未来的5至10年,集团将继续大力发展尼龙产业,努力实现尼龙产业本部营业收入600亿元,同时吸引带动相关配套产业实现营业收入400亿元,将打造千亿元营业收入的中国尼龙城。  新乡白鹭投资集团坚持技术创新,每年投入项目研发的费用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的3%以上。公司确立打造百亿产业集群,谋划“纤维、纱线、坯布、印染、能源”五大发展板块,总投资90多亿元的产业关联项目,力争在“十三五”末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目前,公司高档梭织面料一期、高模高强维纶一期已投产,高档针织面料项目已奠基,智能纺纱项目正在快速推进。  培育选树大工匠带动队伍素质提升  没有一流的技工,就没有一流的产品。企业生产的产品质量,实际上取决于技能人才的水平。我国在建设纺织强国的道路上,迫切需要全面提升广大职工的技能素质,迫切需要建设一支包括大工匠、首席员工、金牌工人在内的多层次、高素质、规模宏大的技术工人队伍。  2016年,河南省纺织协会、河南省财贸轻纺烟草工会组织为弘扬“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耐心执着,追求极致、乐在其中”的大工匠精神,激发广大职工学技术、提升技能的积极性,发挥优秀技能人才的创新引领作用和大工匠绝技绝招的技能传承,在全省开展“河南纺织大工匠”、“河南纺织创新人物”评选活动。经过9个多月的申报、评审,最终评选出白马集团唐锁贵等13名“河南纺织大工匠”、舞钢银龙纺织公司王平等7名“河南纺织创新人物”,并进行了隆重表彰。  尉氏纺织有限公司“工匠”精神植根企业。公司以技术带头人名字命名,设立了“孟安创新工作室”和“庄晶旭创新工作室”。电器工程师孟安获得中纺联“纺织大国工匠”称号。  今年8月上旬,省纺织协会在舞钢举办了“银龙杯”细纱操作工技能大赛,在全行业掀起了学技术、练操作、赶先进、比贡献的高潮。  河南平棉纺织集团积极开展职工操作技术比武活动。本次活动,从培训、练兵到预赛、决赛,历时6个月。企业1000多名一线员工踊跃参加。经过预赛选拔,有219名选手进入总决赛。决赛分理论考试和技能操作比赛两个部分,有布机挡车工、气流纺挡车工、整经、浆纱、验布、修织等30个工种,经过半月的激烈角逐,共有73名选手脱颖而出,分别获得一、二、三等奖。公司共拿出10多万元资金予以奖励。此次活动,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奖励之高、综合评定项目之多、绩效之佳,前所未有。

据尼媒体27日报道,中国山东如意科技集团公司计划在卡诺建造一个价值6亿美元的纺织工业园区,建成后将成为其在非洲最大的投资项目。卡诺州政府秘书长UsmanAlhaji和该公司的董事长邱亚夫分别代表卡诺州政府和如意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州长UmarGanduje表示,卡诺已经在44个管辖区建立了纺织品集散区,州政府将为园区项目的顺利开展创造有利的环境,而这项直接投资也将会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对尼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该投资不仅是巩固了两国之间的工业关系,而且还促进了卡诺的经济繁荣。如意集团董事长邱亚夫表示,此项投资是为了加快尼日利亚经济增长、支持其全球发展战略。

“中国时装设计正处于其最好的时代,特质化品牌未来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并让中国的服装产业发生质的改变。”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在日前北京举行的品牌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的时装品牌洗牌已经开始,在未来个性化消费需求不断高涨的背景之下,原有“供应链品牌”和“渠道品牌”红利期将结束,特质化的设计师品牌将占据未来中国服装市场。中国迎来服装品牌洗牌阶段”。但在收获1到100的丰厚硕果之前,必须先完成0到1的转变。    名堂同时宣布获得由凯辉基金旗下凯辉创新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  事实上,凯辉不仅注入资金,也正在协助名堂完成第二步的布局: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认为:“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在市场、运营等方面都是初级、粗放和雷同的。而随着消费者分群的不断细化,特别是新一代中高端男性消费群体在不断的增长和成熟当中,他们消费能力强并注重品质,对不同场合下的着装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追求。”    品牌最终是人内心特质的表达和呼应,中国和上个世界70年代的美国和80年代的日本类似,经历代工出身的供应链品牌和营销出身的渠道品牌,开始迎来了对能表达自我个性的具有文化特质的品牌的渴求。  蔡崇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传统服装公司通常需要几年才能孵化一个品牌,成立仅22个月,名堂完成了一个集合店品牌和四个独立品牌的孵化。不仅作为品牌孵化器的名堂集合店占据三里屯太古里、成都ifs、上海新天地等中国时尚地标的核心位置,其孵化的单品牌,也各自开始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成都太古里等中国顶级商圈的布局。  当传统男装供应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日益变化和新中产阶层的强势崛起时,拥有不同视角与思维的品牌将在激烈的赛道中成功超车。
蔡崇达分析认为,服装品牌的发展有三个阶段:供应链品牌、渠道品牌和特质品牌。中国此前的服装品牌,还没完成消费者对服装的一大核心需求——个性和内心特质的表达。中国服装一年生产几亿件,但大部分服装公司出身供应链或者渠道,没有内容意识和能力,没有呼应人内心需求的能力。  未来的服装公司,甚至是专注消费的公司,必须具备内容能力、商业能力与产业能力。消费升级的关键,在于在满足物质性功能后,同时满足人的内心需求。蔡崇达强调说:“未来需要的服装,不仅要满足人的穿着和应用场景的功能需求,更要满足自我表达的精神需求,越来越是文化产品。然而,设计师从秀款到成衣品牌,需要经历精神特质和审美的体系化、商品系统的专业化、供应链的高效化、渠道和运营的准确化等挑战,这便是magmode名堂自觉承担的责任,也以此为推进中国时装产业的切入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