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产品是上海石化涤纶产品家族中效益最好的品种,生产生活领域正在发生巨变

近年来,在告别了烟囱和异味之后,泉州的纺织面料业进一步加大产品研发力度,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不少企业在加速推进企业技改和节能减排、绿色发展的同时,研发由被动变成主动,积极开发差异化的功能性休闲面料,赢得了市场的青睐。□本报记者温文清  印染企业加快产品研发  新华宝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是我市一家从事各类纯棉、纯棉拉架、涤/棉、涤/棉拉架、呢绒等高档针织面料的染色及后整理的加工型企业。近年来,在引进全套国际先进生产设备、生产流程实现电脑全程控制的同时,为解决产品同质化过剩问题,该公司逐年加大产品研发投入,建立产品研发中心,携手服装生产企业开展高档服装面料开发,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及国内各大市场,在客户中享有良好的信誉和口碑。  港溢染整织造有限公司将40%的产能转向非常规面料品种的尝试性转产,在全国率先推出“水溶性硫化洗褪怀旧风格休闲面料”。公司的研发思路逐步向中高端产品转移,并与有着140年历史的日本泷淀名古屋株式会社合作,研发系列弹力休闲面料产品。据悉,双方目前已合作研发出50多个弹力系列面料新品种,成为这家日本公司每年22亿美元全球采购的主力品种之一。据悉,近年来,通过逐年淘汰“大路货”面料品种的生产,港溢成功研发出差异化休闲面料千余种,畅销的拳头面料产品达10余种,成为我市印染行业中新型面料开发的示范型企业。  经纬纺织有限公司也是通过强化产品研发而成功转型的又一例子。据悉,该公司主要产品为高档尼龙、涤纶梭织面料等,其仿记忆、仿棉系列、超细轻薄系列等产品,通过涂层、复合、印花、压花等深加工后,品类更加丰富多样。该公司与业内著名的企业如3M、Dystar、Tanatex等有广泛的合作与交流,产品品质也日趋稳定,与著名体育品牌李宁公司也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对此,石狮市染整同业公会秘书长吴光育说,长期以来,泉州多数印染企业都在做代加工,这样的生产模式比较被动,新华宝、港溢染整和经纬纺织等一批企业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他认为,染印企业要主动投入研发,无论是工艺研发还是产品研发,都是在创造更多的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只有不断研发出新工艺新产品,才能避免同质化竞争。  新型面料被大企业看中  “现在安踏和特步的发展速度很快,我们必须跟上。”达狮雄纺织相关负责人说,虽然已经为两大品牌服务了十多年,但企业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安踏的快速发展超出想象,“我们要不停地为安踏寻找行业领先的功能性面料。”  海兴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舒弹丝,目前也被安踏旗下的斐乐品牌所采用。对此,海兴公司董事长欧阳文咸说,“其实只要定位准确,把产品做到极致,接下来的一切自然水到渠成。”据悉,目前,除了安踏、UA、七匹狼、劲霸等众多国内外鞋服品牌外,海兴的面料还进入到家纺领域,成为梦洁等国内知名品牌的合作商。该公司以无毒无味、吸湿透气、舒适弹性、安全环保为特点的SORONA弹纶,还运用到童车、床上用品等。目前,海兴科技和SORONA合作开发的舒弹丝可以应用到很多领域,包括面料、家纺家居、服装填充以及家纺填充等,其中面料领域包括牛仔、休闲、针织、内衣、毛衫、衬衫等服装面料;家居家纺领域包括枕头、婴儿车、汽车坐垫、床垫、罩杯以及鞋材等产品;服装填充物主要是生物绒和舒弹棉,两者都属于保暖填充材料;家纺填充则主要应用于枕芯和被芯。此外,该公司还介入了文胸模杯填充、飞机高铁汽车内饰、隔音材料等。  而对我市另一家著名面料企业联邦三禾来说,今年,没有比其太极石面料被九牧王、劲霸、七匹狼、都市丽人等知名企业看中更令人振奋了。“现在大家越来越重视身体健康,所以功能性面料的创新一定大有可为。”该公司董事长林荣银说,“传统那种做服装、做面料的模式已经不可取了,未来还是得多想想创新的事。”  在林荣银看来,虽然目前纺织服装行业整体行情还不是太好,但只要企业走在创新之路上,坚持去做,就一定会赢得市场的认可。对此,吴光育也认同,正如他所说,“泉州的印染业多起源于布行,经过数十年的高速发展后,产能已严重过剩。只有把科技创新和新品研发摆在突出位置,主动走向市场,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从而促进纺织服装产业链的整合提升。”

8月,上海石化低熔点聚酯切片销量创下历史月度销量最高纪录。同时,该产品1~8月累计销量达到年度产销计划的108%,提前4个月完成今年的目标任务。由于低熔点聚酯切片在应用中经常作为辅料,“配角”身份决定了它的销量难以放大。但是,该产品是上海石化涤纶产品家族中效益最好的品种。为走好涤纶产品差异化道路,实现产品结构调整,今年以来,上海石化加强生产和销售部门的协作,积极制订新的营销策略,努力推动低熔点聚酯切片的销量实现稳步增长。

当前,一场有望深刻改变世界、改变人类生活的技术革命,正在悄然进行!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尤其是在制造业领域。根据牛津大学工程学院2013年的一项研究,在未来20年里,美国近一半的工作岗位,47%的人面临着被自动化代替的风险。  而在中国,国务院近日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加快培育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人工智能产业,促进人工智能与各产业领域深度融合,形成数据驱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共创分享的智能经济形态。可以预见,智能代工的脚步会越来越快。  一些领域存在着“逆”智能代工现象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迅速发展,生产生活领域正在发生巨变:一些人工被替代,生产效率越来越高,服务体验越来越好……然而,综观各行业和不同的企业,应用人工智能的现状大不相同。  究竟有何不同,请看两组画面。  第一组画面:在一家无人便利店里,消费者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结账出门仅需几秒钟;通过ETC等技术,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畅通无阻;在一家生产车间里,工业机器人挥动手臂,熟练完成汽车喷漆工作……  第二组画面:某政务服务大厅里人满为患,诸多业务均需人工办理,费时费力;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收费站雇用大量人员,效率低下,用工成本高企;在东部某市的一家鞋厂里,工人重复做着打鞋帮的简单动作……  两组画面对比鲜明,前者积极拥抱新技术,智能代工让人耳目一新;后者明明可以节省不少人工,却未跟上时代的前进步伐。  记者调研发现,在服务领域,人工智能引发的“服务革命”,愈发凸显传统服务业进行“智能升级”的迫切;在工业领域,智能化程度不但关乎企业生产效率,甚至可以决定企业的生存状况。智能大潮来袭,只有占得先机才能赢得未来。  近年来,在一些高端制造领域,工业机器人、智能化生产线等应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人们熟知的轻工业产品制造领域,大量“机器人员工”正在被引入。然而,在许多中小企业中,人力劳作依然是主流。  在我国四大制鞋基地之一的浙江温岭市,表现尤为明显。  温岭主要生产中低档鞋。规模较大的博洋、一休等制鞋企业,已经引进横机加工针织鞋帮面。记者在车间内看到,横机每小时生产鞋子3双,1个工人可管10台横机。过去需要几百个工人加班加点,现在只需几十个工人就够了。同时,机器加工的针织休闲运动鞋减少了滴塑、高频、下料等工序。  看到大企业的这些“高级机器”,来自安徽的汪卫琴很是羡慕。老汪在温岭鞋厂打了近20年的工,几年前带着技术和资金租了两间店面开了自己的制鞋作坊,雇了三四个工人打鞋帮、定鞋型,都是实打实的体力活。“工作的时候坐在小板凳上弯着腰,很累,一年的利润也就10多万元。”老汪说。  在温岭5000多家鞋革企业中,像老汪这样采用纯人力劳作的鞋厂不在少数。  “他们的日子如今越来越难过了!”温岭市鞋革商业协会秘书长金洪青说,目前温岭鞋业一线普工最低年薪已超过3.5万元,并且还在以每年5%~10%的幅度上涨,人力支出上涨成了很多企业难以承受的沉重负担。  金洪青进一步介绍,传统工厂的产量、产值和利润都在下降。当地采用智能代工的工厂,单是员工工资每年就可节省100多万元,一年半就可收回100台横机的投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