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企业互联网化的渠道更加多元和精准,预计作为重要纺织原料的涤纶长丝、短纤行情都易涨难跌

纺织传统旺季“金九”到来,据对冀鲁豫地区纺企及部分原料企业采访得知,企业对市场的信心较强,走旺的可能性较大。  对于纺纱来说,主要有三大原料:棉花、涤纶短纤和粘胶短纤。眼下,近期各地新棉逐步上市,截至9月12日,新疆棉采摘在30%左右,多数轧花厂开秤收购,收购价格在7.2-7.5元/公斤,折皮棉成本在16000元/吨一线。据轧花厂反馈,新疆棉较受下游厂商欢迎,售价在16500-16700元/吨问题不大。内地棉花采摘进度在15%左右,籽棉收购价在6-7元/公斤,折皮棉成本14700-15500元/吨。  涤纶短纤价格重心上移,今年8-9月份涤纶长丝、短纤价格联袂上涨。其中自8月9日FDY联盟会议召开后,下游市场采购热情又被激发,第二天产销就突破200%以上,个别厂家甚至出现封盘惜售。此后,涤纶长丝市场火热势头一发不可收拾,各产品价格重心接连攀升,产销放量。截至12日,江浙一带的1.4D直纺涤纶短纤价格在8600-8800元/吨,较上一周涨300元/吨左右。市场分析,由于政府的“环保利剑”,加上PTA的不断上涨行情,预计作为重要纺织原料的涤纶长丝、短纤行情都易涨难跌,对纱线形成较大支撑。  粘胶短纤温和上涨,近期由于环保政策,粘胶生产企业停产较多,造成胶粘短纤的不断上涨。截至12日,冀鲁地区的1.5D*38mm粘胶短纤价格在16000-16200元/吨,较上周涨200元/吨。  三大原料联袂上涨,给纱线行情起到的支撑作用不容小视。另外,9月份部分纱支订单有明显回升,才是支撑整个行业走旺的关键。纯棉常规纱的逐步升温,据冀鲁及江浙部分厂家反馈,近期普梳21S、32S及精梳21S订单状况较好,部分大中型企业拿到的订单足可维持2个多月甚至更长,不少企业昼夜满负荷生产赶制订单。涤纱价涨量稳,这段时间,纯涤纱价格重心不断上提,12日河北高阳某厂纯涤纱21S、32S价格分别为11500元/吨、12600元/吨,较昨日涨100元/吨一线。据厂商介绍,近来订单变化不大,企业可保持满负荷生产。粘胶纱线的稳中有涨局面,近期人棉纱总体行情平稳,个别纱支价格重心上移。截至12日,山东德州某厂人棉纱20S、30S价格分别为20200元/吨、21800元/吨,价格较上周涨100元/吨一线。  纱线已流露出的上涨势头,给整个纱线市场带来暖风,不少业界预计,“金九”时节,纱线走旺希望较大,让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认为,世界纺织业将发生三大变化  一、全球纺织原料将非常紧缺,这一点已经引起行业内外的高度关注。从天然纤维原料看,土地资源已经成为制约其产量的最主要因素。未来几十年,全球人口还将激增,粮食问题变为全球第一矛盾。在严厉的耕地政策限制下,传统天然纤维的种植面积难以保障,直接影响其生产供应量。  二、纺织产品应用结构变化正在加快,由服装向家纺,尤其是产业用领域转移的趋势三分明显。可以说,未来几十年纺织产业巨大的增长空间,主要来自于产业用领域的拓展。对于中国这样的纺织大国,发展产业用纺织品的深意不言而誉。  三、中国纺织工业劳动力成本显著上升,已经与上世纪70年代美国、英国等纺织大国的水平相当。中国纺织工业的低成本优势已经受到严重冲击。根据国家规划,“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水平要实现翻番,可见纺织行业劳动力成本还将大幅增长。

“成本上升、利润下滑、订单转移”,在9月8日召开的第十九届江苏国际服装博览会上,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反映,纺织服装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转型已是唯一出路。在互联网化的大潮下,行业企业也多将希望寄托于此,他们直言“以往就是网上开店这一条道,现在企业互联网化的渠道更加多元和精准。”  煎熬中慢慢提升  看到来自江苏省常州市的范勤明时,他正在一家公司的展台前翻阅资料。“我来自金坛,那里有服装之城的称号,像我们这样的服装加工企业,5年前有600多家,现在只剩下450家左右了。”他告诉记者。范勤明所在的公司在当地属于中等规模,虽然顽强生存了下来,但业绩已不复往日辉煌。公司之前毛利能达到1个亿,现在大概七八千万左右,5年前利润率能达到30%,现在净利方面只能是略有盈余。与此同时,员工人数也在大幅缩减,从此前的800人到现在的500多人左右。  他透露,逐年上升的用工成本是最头疼的事情。从2012年到2017年,用工成本涨幅达到30%,辅料、纸箱等原材料成本也上涨了10%左右。而在订单方面,公司此前仅靠日本的外贸订单就能活得比较滋润,现在这些订单也在减少,并且利润渐薄。  “以前公司只做裤子、裙子这些下装,现在毛衣、夹克这些上装也开始做了,国内的订单也在接。这次来参加服装博览会,就想来跟行业的人士多沟通多交流,来寻找出路的。”范勤明直言。  虽然面料一直在涨价,来自吴江荆安纺织有限公司的钟青松也并不轻松。他对《金证券》记者表示,近些年国家对环保的要求越来越高,整个行业处于整顿、提升的新旧交替时代,下游印染中心有时并不能正常生产,“日子艰难将会是个常态,行业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产能过剩,大家只能在煎熬中慢慢提升。”  安徽省庐江县鑫诚服饰有限公司的汪军也告诉记者,目前网红店铺很火爆,但传统服饰公司很难与它们有效地对接。网红店铺订单量并不高,款式更新又比较快,受技术和人力限制,加工企业还没办法适应这种变化。随着用工成本逐年攀升,他的眼睛一直在瞅展馆内的先进制衣工具,“我看有些贴袋机、模板机挺好的,虽然前期引进的成本比较高,但机器取代人是趋势。”  共享互联成趋势  在当日的论坛上,来自亚马逊的负责人表示,中国制造业正处于利润最薄、投资最大的位置,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逐步向低成本国家转移,很多制造商正在面临订单和利润降低的挑战。但是全球的零售市场非常大,而且在线零售不断增长,每年增幅超过30%。他建议大家在稳定原有业务基础上,拿出精力、财力、人力,尝试一个高毛利、快速周转的新生意。  记者注意到,由南京裁缝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上千万元、历时两年倾力打造的“裁缝铺”APP也在博览会上亮相。  公司创始人季玮在交流中称,当下纺织品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信息化程度普遍滞后,为了帮助纺织品企业获得更多的产业资源,必须解决纺织品企业信息化问题。据了解,“裁缝铺”用户可以共享面辅料商品以及工厂资源,一键发布需求和疑问,阅览行业资讯和前沿技术,同时还能通过电子文件夹实现随时随地的业务管理,并即时收到平台推送的所有交易信息。  南京某外贸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两个月前他们在生产过程中发现急缺一款200米长的配色里料,经向周边供应商打听,附近原料厂家货源偏少,而且报价高出市场价一半。眼看着交货期仅剩两个星期,他们后来借助产业互联网平台在广州找到这款里料,如期完成订单交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